您的位置:首页 > 文史 > 雲南江城丟包節 哈尼族牛體彩繪

雲南江城丟包節 哈尼族牛體彩繪

分類:作者:平哥日期:2021-11-12

“牛體彩繪”,顧名思義,就是畫師用畫筆和斑斕的色彩,在活牛身上繪制出一幅絢麗多姿的化作!

牛體彩繪並不像人體彩繪那麼乏味,“牛體彩繪”展現出的是一中流動的美!人們用七彩的顏色,一支支繪筆,勾勒出一幅令人遐想的景象,畫師們懷著對牛的感恩和崇敬之情,揮毫灑墨,一頭頭不起眼的水牛也逐漸絢麗起來。

在江城縣舉辦的第一屆、第二屆中老越三國丟包狂歡節中,“牛體彩繪”這項活動除瞭中、老、越三國藝術傢參加以外,還有美國、加拿大、新西蘭、南非、丹麥等國傢的藝術傢和美術愛好者前來參與彩繪比賽。“牛體彩繪”已成為中老越三國丟包狂歡節的一大特色亮點。流傳在中老越三國邊地一帶的牛體彩繪,最初的目的是為瞭驅逐虎豹,避免牛被老虎、豹子殘食。

相傳,很久以前,在中國、老撾、越南三國邊地,有一個名叫龍嘎的哈尼小夥子,父母雙亡後,他不娶媳婦先把弟妹三人撫養長大並幫助相繼成瞭傢。隨著人丁的增添,原有的傢境很難適應大傢庭生存,作為兄長的龍嘎主動提出分傢過日子,不忍心分傢卻又拗不過大哥的弟妹們隻好把傢裡最大的一頭耕牛分給瞭兄長。龍嘎精心呵護耕牛,在生產勞作中相依為命。

有一年春天,龍嘎趕著牛去田裡耕作,快到田邊的時候,樹林裡突然竄出一隻大老虎,老虎呼嘯而來,猛撲向牛。龍嘎為瞭保護耕牛,拿起手中的鋤頭沖上去與牛並肩和老虎展開瞭殊死搏鬥。在打鬥過程中,老虎和牛都滾進瞭田裡,耕牛進到水裡後渾身是勁,猛然翻身站起,揮舞雙角,猛甩尾巴,泥花飛濺,身上的汗水、泥水、血水混雜在一起,在陽光輝映下形成瞭一福流光溢彩的圖案。老虎看到這一幕就驚呆瞭,以為碰上瞭什麼怪物。牛趁著老虎發呆的瞬間猛撲過去,用兩隻角把老虎緊緊地頂在田裡。這時,龍嘎揮起手中鋤頭,拼命地向老虎頭部猛砸下去,老虎終於被打死瞭。其它前來尋食的幾隻老虎恰巧見到這一幕,嚇得不顧一切的往樹林裡跑去瞭。

經歷瞭與牛一起鬥虎艱險的龍嘎悟出瞭一個道理:色彩斑斕的牛身可以鎮住老虎。

第二天,他上山采來各種樹葉、山花熬成有色湯液在牛身上塗抹並繪畫各種圖案。這樣一來,老虎一看到色彩斑斕的牛就遠遠的走開瞭。村裡的人也學著龍嘎在自傢牛身上進行塗抹和繪畫。從此之後,這一帶再也沒有發生老虎傷牛吃牛事件瞭。

為銘記牛的功德,每年的這天,龍嘎割來青草噴灑鹽水犒勞它,並向晚輩們講述與心愛的耕牛一起經歷打虎的故事。隨著社會的發展,在牛身上塗抹繪畫演變成今天的一種文體藝術活動。每年秋收結束後,這裡的人們用色彩把牛打扮得絢爛多姿,歡集在牛的周圍載歌載舞,感謝牛的辛勤勞作,慶祝五谷豐收。

發展到後來,為牛體繪畫,成為瞭一項藝術活動,無可爭議地展現瞭哈尼族的藝術天賦。

牛體彩繪的藝術效果可謂是撐得起所有贊美的詞匯,華麗、漂亮、精美、有趣…..鮮艷的藍色、耀眼的黃色、還有亮麗的深紅色和綠色,這些耕牛也從原來的棕色或白色變裝成瞭鮮艷奪目的彩色。所繪的圖畫包括郊外風光、普通人民、天氣情況等,這些圖案都是一點一點、小心翼翼地繪制到牛體上的,甚至連牛角都給化瞭妝。

牛體彩繪能展現出一種流動的美,讓這些平時臉朝黃土背朝天的老水牛成為瞭江城哈呢族民族藝術的活化石。

中國最奇特的國際性節日之一“丟包節” 在普洱江城縣舉行

江城哈尼族彝族自治縣位於雲南南部,因李仙江、曼老江、勐野江三江環繞縣境,故名江城,是雲南省唯一一個與老撾、越南接壤的縣,邊境線長達183公裡,素有“一城連三國”的美譽。

一個縣與兩國接壤,一個節由三國聯辦,這在雲南絕無僅有,這個縣就是江城,這個節就叫“丟包節”。

“丟包”習俗自古流傳於中老越接壤的中國江城、越南奠邊府、老撾豐沙裡等地區,是當地人表達愛情和友誼的群眾性遊戲。在當代,這種奇特的習俗逐漸演變為國際狂歡節,升華為三國接壤地區經濟、文化、教育、體育、衛生交流平臺,成為推進三國互聯互通,增進三國互信和友誼,促進三國間的交流與合作的文化載體。

據瞭解,丟包“狂歡節”每兩年舉辦一次,由中老越三國輪流舉辦。2009年10月2日至4日,首屆中老越三國丟包狂歡節在普洱市江城縣舉辦;2011年12月9日至11日,第二屆中老越三國丟包狂歡節在普洱市江城縣舉辦;2013年10月25至27日,第三屆中老越三國丟包狂歡節首次走出國門在越南奠邊府市舉辦;2015年12月8日至11日,第四屆中老越三國丟包狂歡節再次走出國門在老撾豐沙裡省舉辦。

重頭戲:丟包競技

丟包是中、老、越三國周邊地區人們參與最為廣泛的一項活動。丟包又稱香包或荷包,以菱形包最為常見,色彩斑斕,內裝蕎籽、草籽、谷物或各種香料,以一條主線吊著包的一個角,其餘三個角系著彩色絲帶,是男女傳情示愛的信物,丟包節在漫長的傳承中已經演變成三國周邊地區的“情人節”。而丟包節裡的三國選手比賽,則為節慶本身增添瞭無窮的獨特魅力。

丟包玩法中,“丟包穿月”的遊戲規則為站在5米遠的地方,往十幾米高的“月亮”(直徑一米的鐵圈)拋丟包,以丟包從鐵圈中穿過為勝出。

從前的丟包活動,由當地土司主持。參加丟包的男女,穿戴一新,由“乃少”(少女頭領)、“乃冒”(夥子頭領)帶隊在丟包場雲集,各在一方相互拋擲,接住花包者,可得一份賞錢或一份鮮花。公子、王孫借機選美,使丟包活動具有娛樂求愛性質。

當代的丟包則具有廣泛參與性。逐漸演變為趣味十足的運動。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