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史 > 陜西商南春節習俗

陜西商南春節習俗

分類:作者:平哥日期:2021-11-12

千百年來,商南的先民給後人留下瞭許多民俗,從臘月到正月十五,幾乎到處都在忙年。整個年關囊括瞭秦、豫、鄂各方習俗,本土文化底蘊十分濃厚。

殺年豬

殺年豬是商南人年關最重要的內容之一,從“進九”開始。年豬肉一般不賣,過年吃不完,所以“進九”後才殺豬,以便制成臘肉,留著來年吃。商南民歌唱道:“臘月二十臘,傢傢把豬殺。砍上肉一吊,拎到姐的傢。”

大傢趕在一塊兒殺年豬,就俏瞭殺豬匠。殺豬匠一身油膩膩的衣服,平日裡誰見瞭都回避,可進入臘月,誰也不嫌他臟,提前好幾天排隊接。沉甸甸、油乎乎的殺豬工具簍子,也有人幫著收拾、搶著拎。

殺豬的當天,主人起大早,在房頭場地上壘起柴灶,架上大鐵鍋,劈柴燒水。再給要殺的豬喂瓢好吃的食物,然後一請殺豬匠,二請幫手來,三請喝殺豬酒的親朋、鄰居捧場。

豬殺死剃完毛沖洗幹凈後,“站”在木柖桶上,主人端來小桌放在前面,上四個盤,點一支蠟燭,擺一個香爐,燒香燒紙放炮,祭拜“土地爺”,祈求保佑來年“血財”更旺。

舊時山裡的孩子沒什麼玩具,隻等殺豬時搶個豬尿泡吹成氣球玩。見殺豬匠開腸破肚,他們都圍在四周,割下豬尿泡的瞬間,眼疾手快的便搶先一把奪過去,放在石頭上揉松皮,吹成籃球大,用線繩紮住口,就成瞭飄飄然的“氣球”瞭。

吃殺豬飯。豬殺瞭,肉醃瞭,殺豬匠、幫忙的、親朋鄰居都圍在大方桌上,吃豬肉喝自釀的包谷酒,不醉不休。

過小年

商南過小年是在農歷臘月二十三和二十四。口音“溙子”的(相當於河南湖北口音)是臘月二十三日過小年,口音“蠻子”的(即當地方言)是臘月二十四日過小年。過小年,主要是祀灶神,在香火桌中間放個完整的豬頭,再上盤麻花、豆腐、果盤什麼的,在香爐裡點上香,燒紙、叩頭、作揖祭灶神。

灶神又叫司命爺。聽老人們說:“堂屋的傢神,廚屋的司命,灶公灶母灶子灶孫,能保佑全傢太平。”民歌中也說:“跨到臘月二十三,司命老爺要上天。嘴裡吃著打糖塊,玉帝面前少讒言。”所以臘月二十三天黑前,大街小巷,村頭村尾,有許多小孩叫賣灶王爺像和灶馬圖,因為這天傢傢戶戶都把灶前灶後的墻壁清洗幹凈,然後換上新灶神像,燒灶馬圖,讓司命爺騎上花馬,吃著灶糖、灶餅上天。新灶神像的兩邊貼對聯,上聯“上天言好事”,下聯“下界保平安”。

吃過晚飯,在灶頭上擺上香爐、蠟燭、黃裱紙及八個灶餅、一盤灶糖等供物,燃香、點燭、燒裱,全傢祭拜。有的不燒灶馬,捉一隻綠尾大公雞,把刀、碗放在灶門前地上,殺雞接血。脫雞毛時在雞頭、雞翅、雞尾各留三根較長的,口念“紅公雞,綠尾巴,灶王爺騎著上天堂”。祭完,全傢吃灶餅、灶糖。

到上世紀70年代,祭灶神習俗漸漸淡去。如今,山區還有老年人祭灶神、熬灶糖。

打灶糖

打灶糖是在臘月二十二,以糧熬糖,分三種:一是糯米,二是紅薯,三是苞谷。糖熬制後,冷卻變硬,吃時拿錘棒敲一塊下來,故名“打糖”。在打糖裡加上芝麻、花生等,炒好,放到模子裡定型、切塊,就是灶糖。也有加苞谷花、熟黃豆的。祭灶神用打糖,有“粘嘴”之意,讓灶神上天後說好話。

灶餅則是用糯米面包糖餡,做成大銅錢般的餅,成半月或滿月形狀。

趕嫁娶

臘月二十四後,司命爺上天瞭,人間便無神管,全是“黃道吉日”,娶媳婦、嫁姑娘自然就不用再看日子,民俗叫“趕亂婚”。於是從小年以後直到臘月二十九,不論城裡鄉村,娶媳婦、嫁姑娘的趕堆。大街小巷,十裡八村,四處都可聽到鑼鼓、喇叭、鞭炮響。新娘子的花轎常有對面相遇的,兩新娘子便從轎中遞出交換禮物,叫“交喜禮”,表示互相賀喜。這幾天小孩子特別忙,四處跑著看娶媳婦、撿鞭炮、搶喜糖、摸紅雞蛋。前些年開始興轎車娶親,坐花轎的風俗逐漸消失。近些年,年輕人對古俗感到新鮮,又坐起花轎來,後面跟著一串小轎車,古俗倒成瞭新風。

撣揚塵

商南俗語雲:“臘月二十四,撣塵掃房子。”有除陳佈新,把窮運、晦氣統統掃出門的意思。這天,人們上午撣塵,中午或晚上過小年,圖個幹凈衛生。

臘月二十四日大清早,全傢人早早起床,一齊動手,把傢具搬到院子裡或稻場上。挪不動的大器物,就用佈或紙遮蓋住。扯下窗簾,摘下鏡框……男勞力換套舊衣服、戴上草帽,在長竹竿頂端捆上刷子或雞毛撣子,先樓上,後樓下;先內室、小屋,後廳堂、大間,依次撣掉房頂、樓頂、墻面的浮塵及蜘蛛網,然後又把角角落落、邊邊沿沿清掃幹凈。房屋清掃利落瞭,就洗傢具,擦幹、晾幹,再復原。

這時當母親、姐姐的可忙活瞭。除塵後全傢人洗澡,換幹凈衣服,女主人及長女便搶陽光洗床上用品和衣服。等到臘月三十夜,趁守歲當口,把全傢人的新衣分別放在各自床頭。自傢人的床鋪料理好瞭,還得支一張床,鋪上幹凈鋪蓋,準備過年時客人睡。

打豆腐

商南盛產黃豆,過年幾乎傢傢都要打豆腐,時間選在臘月二十五前後。打豆腐時間太早瞭,豆腐會發酸;太晚瞭,又忙不過來。

“豆腐出百菜”,可做豆油皮、豆腐塊、凍豆腐、熏豆幹、千張皮、油炸豆腐菜、懶豆腐等。

打豆腐是個忙活。先用水泡黃豆,泡透瞭上磨推。手推小磨一人推,邊推邊向磨眼喂水和黃豆,太累人。拐子磨得一人推,一人喂黃豆,單人幹不瞭。磨完豆漿還得用“豆腐蕩子”濾漿除渣。所謂“豆腐蕩子”,是在一個懸吊著的木制十字架四角系一塊濾佈,然後把磨好的豆漿倒進濾佈裡,濾出的豆汁流進“豆腐蕩子”下面的大鍋裡。鍋下的灶裡填上大柴塊,燒起大火,到豆漿翻滾時停火,去沫,晾幾張豆油皮,後將豆漿起鍋轉到大木桶裡。再把事先準備好的石膏汁倒入豆漿中,這叫“點豆腐”。點豆腐有講究,石膏汁少瞭豆腐太嫩,量少;多瞭、粗瞭,豆腐太老,不好吃。待豆漿變成豆花時,倒入木箱中,蓋上與木箱合槽的厚木板,用大石頭壓上,擠掉水分,這叫“壓豆腐”。豆幹、千張皮也是這樣制做出來的。

有些講究的人傢,打過年吃的豆腐,要漿濾二道,不起豆油皮。這樣打出來的豆腐白裡見青,無“蜂窩”,入口細嫩。

鬧 年

鬧年,就是每年除夕前祭祖,表示與祖先一同過年。也就是說,農歷臘月二十六後,傢傢戶戶都要帶上酒菜到祖墳祭祖。祭祖時,在墳前大樹下選塊地方,鋪上草席,擺上酒菜、果品、供饃,燒香燒紙,上墳人代表全傢給祖宗拜年、敬酒,以示陰陽團聚,懷念之情。

蒸饗饃

商南人一般在臘月二十六左右蒸饃饃。民歌雲:“二十六日傢傢忙,面盆端到火爐旁。剁油渣,拌面糖,劈柴架籠蒸供饗。”蒸饗饃選在臘月二十六,一是接近過年,饃饃能放到年後。二是越近年邊人越忙,忙起來顧不上吃飯,有幾籠饃饃,餓瞭可以墊墊底。過年的饃饃一般用煉豬油後的油渣子,加上豆腐、蘿卜、粉條、豆幹等作餡,既有油又有肉香味兒。做糖饃饃不能用純糖,要把面粉炒熟瞭拌在糖裡,以防饃饃咬開時糖汁流出。

供饗饃分大、中、小三等,每種10個。大的敬傢神,從除夕團年直供到正月十七吃早飯。供饗饃蒸裂瞭叫“笑”,意味這一年將有好事。中等的饗饃祭祖墳,可隨祭隨吃,意在請祖宗保佑免災。小的饗饃敬土地爺,敬後收回。所有的供饗饃頂部都要點上五點梅花紅,或在饃裡包上大紅棗。

雖說是“蒸供饗”,實際上蒸的饃饃花樣眾多,除瞭肉包子、糖包子,還有別的花樣,如魚形饃、蛇形饃、雞形饃。還有做成傢中小孩屬相的,贈送給孩子,圖個歡喜。

寫對子

商南人過年,普遍貼春聯、門畫。

傳說中的門神,是能捉鬼的秦叔寶、尉遲敬德,或者文財神趙公明,武財神關羽,再後來又添瞭道教的雷神等。

對子和門神是“兄弟”,商南城鄉、官民均有貼對子和門神的習俗。鄉下人比城裡人更重視,哪怕是窮人傢,過年時也要千方百計地貼上對子和門神。臘月裡,十裡八裡的人都愛趕集,到集市上,首先是買香、蠟、紙裱和對子、門神、中堂。

這時候,縣城的大街小巷、鄉村集鎮,都有很多寫對子、畫門神的攤兒。紅的紙、黑的墨,在攤兒前後晾曬一地。目不識丁的人們圍過來,請賣者一副副地念,覺得對胃口,就挑出來買下。

春聯、門神是“栽”在各傢門上的兩對“迎春樹”,上面落著吉祥和喜慶,烘托出一派春色和年景。如今,許多人傢過年也貼對聯和門畫,但都是大同小異的印刷品,風格單調,沒有瞭古時買賣的風情、請人撰寫的熱鬧。

炸 菜

炸菜,就是把食物放進煮沸的油鍋裡炸好存放起來。商南年俗中的“春酒宴”很講究,除瞭菜多、花樣多,還要簡便省時。炸菜可拼涼盤,丟湯鍋,實際是提前做年菜。

炸菜分葷、素兩大類,從品位上分有鄉土、城市、高山等不同,從味道上分有咸、甜、麻辣、酸辣的差別,從口感上分有酥脆型、酥軟型。酥脆型松脆易碎,酥軟型耐嚼味長。

葷炸菜,是將動物肉與其它食物混和入炸;素炸菜,即紅薯、麥面、雜糧、洋芋、青菜、野菜等混合入炸。

蒸年菜

商南民諺雲:“臘月二十九,蒸肉熬骨頭。”舊時沒超市,市場上無成品蒸菜,於是傢傢戶戶備蒸籠。大戶備大蒸籠,小戶用小蒸籠。平時蒸饃饃、蒸飯、蒸米酒,到瞭過年便蒸菜,叫做“籠沾葷”。

蒸菜分葷、素兩種。葷蒸菜有條子扣肉、粉蒸肉、蒸排骨等,雞、鴨、牛、羊、魚都可做蒸菜。蒸菜用中型土陶碗,碗底先裝墊底菜,如扣肉墊黴幹菜,加主料醬豆;雞塊墊板栗;羊肉、牛肉墊蘿卜或胡蘿卜;老鴨墊老藕等。

扣肉不在吃肉。黴幹菜經蒸後油浸,加上醬豆的特殊臭味,是酒後拌飯吃的上好菜。粉蒸肉也是大眾喜愛的蒸菜,用大米摻苞谷粉,或糯米摻大米,加五香粉,拌肉塊上籠,肉香口味綿長。

團 年

過年,是一個萬傢團圓喜氣洋洋的日子,在外的人想回傢與傢人團聚,傢裡人也盼著在外的人歸來。無論兜裡有錢無錢,過年團聚是所有人的願望。臘月三十吃團年飯,是民俗中最有代表性的活動。

貼對聯。古代貼對子,面對大門,右邊為大,左邊為小。上聯貼右邊,下聯貼左邊,門楣貼橫批,門楣卯榫貼“春”或“福”字,然後貼門神。豬牛羊雞圈貼“六畜興旺”,糧倉貼“豐”,紡紗車貼“轉線”(賺錢之意)。

貼福字。“福”字倒貼,表示“福運到”。

團年飯。古時團年飯很講究,比喜宴還豐盛,有涼拌菜、炒熟菜、蒸扣菜、燉湯菜,還有的上花生、瓜子等。涼菜有黃豆芽、豬肝、牛肉、香腸、臘魚、雞爪子(又名“抓錢手”)、醃雞鴨蛋及小青菜等。涼菜的第一盤是黃豆芽,擺的形狀像一隻金黃色的如意,故名“如意菜”,取“年年如意”之意。炒熟菜有雞鴨肉塊、豬肉塊、豬腰花、糖醋溜魚等,葷素搭配。蒸菜即各種蒸肉、八寶飯、紅薯丸子、蒸酥卷等。湯菜以蓮藕熬豬蹄、牛羊肉蘿卜湯等。

菜上齊瞭,點燃一大掛鞭炮,炸得門前火花亂飛。全傢拜神畢,在祝福聲和歡笑聲中,饞瞭一年的團年飯才開吃。團年酒有老黃酒、苞谷酒、葡萄酒。在傢長的帶動下,全傢人依次舉杯向長輩敬酒,祝長輩幸福長壽。然後觥籌交錯,喜氣溢滿廳堂。

團年宴上少不瞭一盤整魚。小孩伸筷子去戳,長輩往往勸阻:先吃大碗菜。最後那一大盤整魚便留瞭下來,代表“年年有餘(魚)”。

若哪傢當年有人去世,團年時便按輩分在桌上放一套碗筷,以示死者回傢團年。因門神是攔鬼的,這傢便不貼門神,不貼紅對聯,而貼黃紙寫的對子。

如今生活條件好瞭,在飯店訂團年飯的不少。這樣省瞭主婦的辛勞,但也少瞭點傢庭團年的溫馨和樂趣。城裡人覺得年味不足,便去鄉下過年,以尋找失去的民俗。

舊時,出瞭嫁的姑娘不能在娘傢團年。現在,很多傢庭都是獨生子女,兩傢在一起吃團年飯的新風便出現瞭。還有姑娘女婿趕到兩傢團兩個年的。

包餃子

大年初一吃餃子,也叫“吃元寶”。因餃子白白胖胖的,就像銀元寶。吃元寶,意味著“添財進寶”。

大年初一吃的餃子,都是頭天晚上包好的。傢庭主婦在年三十的下午,抽空舀幾瓢上好的白面,和好放在灶頭。然後擇蔥、切薑、洗白菜,接著廚房傳出“嘭嘭”的剁肉餡聲。直到團年時,一傢人坐齊瞭,主婦才擦擦手,上桌吃團年飯。不等散席,也不等洗碗,便又忙著擦洗裝餃子的篩子、簸箕。吃完團年飯,全傢總動員,一齊包餃子。

守 歲

除夕夜,傢傢備酒菜,全傢人守歲、飲酒迎新年。守歲前,在祖宗牌位前供一碗守歲飯,到正月十二倒在街上或路上,以“去故納新”。

守歲也叫“熬年”。相傳古代有種叫“年”的怪獸,每到除夕就出來傷害人畜,毀壞田園。人們為躲避“年”,當晚早早關緊大門,不敢睡覺。有一年三十晚上,“年”竄進一個村子,把一村人幾乎吃光瞭。隻有一傢掛紅佈簾、穿紅衣服的新婚夫婦平安無事,幾個玩鞭炮的孩子也幸免於難。從此人們知道“年”怕紅、怕光、怕鞭炮聲,過年那天便傢傢貼紅紙、穿紅袍、掛紅燈籠、敲鑼打鼓、燃放鞭炮,“年”就不敢再來瞭。

“年”危害人間的事傳到天上紫微星耳裡,紫微星用火球把“年”打倒,再用鐵鏈子鎖住。因此人們每年此時便放鞭炮,燒香祭拜紫微星,叫做“出天行”。

“三十的火,月半的燈。”商南人保持著年三十夜圍爐守歲的習俗。全傢圍坐在大火塘前,聽著“噼啪”的火炸聲,看著通紅的歲火,任衣服烤得發燙,臉烤得通紅,身上暖烘烘的,心裡難得的安靜和溫馨。火塘中的大疙瘩柴,是老早備下,放在山墻下陰幹的。疙瘩越大越有火力,燒一夜不用加柴。半夜熬不住瞭,當傢人便掏出一沓票子,傢人齊說“發瞭!發瞭!”小孩對票子大小不在乎,卻盯住那幾張新花花的,希望發給自己。老爺子、老奶奶咬著旱煙袋兒,時不時地“吧噠”兩口。當母親的喜歡拿著長長的火鉗,時而翻翻柴疙瘩,時而揭開火塘上的大吊鍋蓋瞅瞅,起身加瓢水。時而撮一大瓢洋芋,倒進紅紅的火灰中;過一會又拍打著生苞谷面粑粑,放進另一邊的火灰中,總不得閑。子夜後,一傢人喝著吊鍋裡的臘肉骨頭湯,掰著苞谷面饃,剝著又軟又甜的燒洋芋,等著“出天行”。

出天行。守歲到雞鳴後,大人叫醒小孩,全傢人出門,迎接上天復命的百神。百神初一子時降臨人間,到時鞭炮齊鳴,對天跪拜。

出天行時,院中放一小方桌,上放一把“五谷鬥”,鬥內插三炷香、一對蠟燭,放三刀黃裱紙,火籠邊烘一捆蔑黃。雞鳴後,點蠟燭,燃香,燒黃裱紙,向天磕三個頭,祈求神靈保佑新一年萬事昌順。放鞭炮時看誰傢起得早,一傢放鞭炮,喚起千萬傢,掀起團年後又一次放鞭炮高潮。放鞭炮貧富有別,富人傢鞭炮放得長,千字頭、萬字頭、地雷式、天女散花式,種類繁多。高山人傢鞭炮少,就用火銃放三槍,叫“三眼槍”。出天行畢,傢長把“五谷鬥”抱回傢,放在神龕上。主婦及小孩到場院抱一抱柴,以示新年添“財”。農村出天行後,天快亮時,男人到河裡或井中打一擔水挑進屋。俗話說:“新春發財好源頭,一擔銀水往屋流。”

拜 年

“出天行”後,“五鼓”(五更)天明,全傢人洗漱後,向祖輩、父母拜年,行跪拜禮。現在用賀語替代拜禮。吃“元寶”後,傢長帶孩子給傢族長輩“賀歲”,即拜年。這天,傢傢閉門守財,拜年時須喊開門,拜瞭年就走,不喝茶,不喝酒。市商也關門,不交易,門板上貼祝辭。

正月初一不僅閉門守財,還不掃地(以免掃財出門)、不向外倒垃圾(財不出門)、不向門外潑水 (銀水不外流)、不說不吉利的話。信教的俗傢弟子和吃齋者禁食或禁葷一日。

拜年是個重要的禮節。拜年集中在正月初一到初三,農民“破五(正月初五)”就要忙春耕,所以拜年最好趕在“破五”前。

正月初二,女婿給丈人拜年,以丈人傢為主,分居的舅子傢為次。舊時拜年興四樣禮:禮吊子、紅糖、燒酒、茶葉,有的還給丈人、丈母娘扯套衣料。在丈人傢吃過午飯,再到平輩親戚傢拜年。走時大傢都要給新姑爺送回敬禮,一般都是壓歲錢,也有送農副產品的。給多給少,事先兄弟姊妹有個商量,數目都一樣。

初二還要給財神爺拜年,也叫祭財神。財神是司財之神,分文武兩類。商人和打工仔是最講究這個的,祈求當年發財。

壓歲錢。壓歲錢是長輩為表示對晚輩的疼愛和關懷給的錢。“歲”、“祟”諧音,可壓住邪祟。晚輩得瞭“壓歲錢”,壓在床頭或掛在床腿上,就可以平安度過一年。如今壓歲錢數額越來越大,有的能收到上萬元。傢長擔心孩子亂花,就給他們編排用途,或存入銀行。有的則交由父母處理。

邀春客。過年期間,親友鄰居相互請客吃春酒,叫“邀春客”。俗語說:“喜酒要錢,春酒要還”。故而邀春客也叫“吃磨盤酒”。誰邀瞭春客誰沒邀,各傢各戶都記得清楚。如今年味越來越淡,但邀春客不減古風,說明老百姓富瞭。

破五與上九。三天年一過,就要考慮春耕。正月初五叫“破五”,是“五谷爺”過生日,因此要祭土地神。

傳說玉皇大帝是正月初九生。他本名張有仁,薑子牙封神完畢,他還站在臺下,問“玉皇大帝誰當”,薑子牙說:“你莫管,有人做。”張有仁趕緊跪地磕頭說:“我叫張有仁。你說‘有人’做,自然就是我做瞭。”農民敬畏玉皇大帝,尊正月初九為“上九日”,這天不動土,連牛也歇假一天。建國後,“上九”習俗逐漸淡漠,隻有道士還在這天做法事。

鬧花燈

元宵節也稱“上元節”、“燈節”,是中華民族傳統節日。商南人把元宵節看得和過大年一樣隆重。元宵節夜,是古時男女青年互相接觸、表達愛情的極好機會。元宵節前三日試燈,有龍、虎、獅、麟、車船、竹馬、軟索、節節高、鰲山等燈,還有秧歌燈。凡燈先拜廟,次官府,次分送各鄉村傢,皆有宴賞。自初十日起,結彩張筵,畫簾銀燭,鈿車寶馬,燈影與星月交輝,爆聲與歌管競沸。

商南人過罷三天年,就忙著趕紮元宵節的燈,做元宵節的鞭炮,準備鬧元宵。人們天天晚上亮燈籠,燈花兆豐年,意味著風調雨順。元宵的燈造型別致,有龍虎獅豹、馬牛豬羊、魚鱉蝦蟹等等。特別逗人喜愛的有雙羊抵架、猴子上樹、烏龜遊水、鯉魚擺尾等,生動活潑,栩栩如生。

商南縣城正月十二花燈出隊,趙川、城關、富水、試馬、梁傢灣、清油各出一隊。流星火球開路,獅子打場,龍燈跑圈,船燈放歌。舞獅子者每到一地,槍、刀、劍、戟、鋼鞭、鐵棍齊向獅子打去,名曰“打獅子”。最為熱鬧的是煙花噴龍,以煙火噴攻玩龍人。玩龍人不顧冰天雪地,全部赤身,頭紮紅雲巾,腳踏麻草鞋,隻穿一條濕短褲,雙手端起老黃酒,一口喝幹,然後再斟一碗祭龍。祭畢,用嘴把黃酒噴灑在“龍衣”上,然後起舞,喊著“要花子”。三五人提著水桶不斷向玩龍人灑水。這個場面隆重熱鬧,名曰“祭龍”,幾乎一方老幼都要參加。然後龍燈出隊,前面兩對流星火球開路,玩球人頭紮紅色雲子巾,身穿一套雲子衣,腳踏雲子鞋,兩人一前一後擲火球,前後左右旋飛,花樣不同,步伐身段表演不同,前後左右兩對流星火球如風火巨輪在空中飛舞,觀看的人不敢近前,隻能遠遠地看著。

流星火球後面是過山長號,兩人抬著兩人吹,號聲穿山震雲。隨後是兩人抬的大鼓、兩人抬的大鑼,敲著“咚咚鏘”的節奏,隨流星火球行進。再後面是龍燈、獅子、船燈、排燈、高蹺……加上圍觀的群眾,聲勢浩大,隊伍足有50米。

伴隨龍燈的是各種花燈,舉燈者代表各行各業,邊走邊唱,見啥人說啥話,見百匠贊百藝,求人賞賜。

龍歌唱後,舞龍隊反場、跑圈,喊著“要花子哇……”主人傢趕緊搬出煙花爆竹,對著舞龍人放禮花,名曰“酬花子”,以示答謝。一時間響聲震耳,焰火騰空。在“要花子”、“有花子”的吼聲中,舞龍活動推向高潮。

元宵夜的龍燈要玩好幾晚,根據接燈的戶數多少確定。現在人們富裕瞭,接燈的人傢也越來越多,熱鬧的天數也越來越長。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