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史 > 芒種餞花神

芒種餞花神

分類:作者:平哥日期:2021-11-12

如交芒種之日在農歷四月二十六日,則民間尚有“餞花神”之俗。

曹雪芹《紅樓夢》第二十七回便詳細記載瞭清代芒種祭餞花神的風俗。“至次日乃是四月二十六日,原來這日未時交芒種節。尚古風俗:凡交芒種節的這日,都要設擺各色禮物,祭餞花神,言芒種一過,便是夏日瞭,從花皆卸,花神退位,須要餞行。然閨中更興這件風俗,所以大觀園中之人都早起來瞭。那些女孩子們,或用花瓣柳枝編成轎馬的,或用綾錦紗羅疊成旄尾執事的,都用彩線系瞭。每一顆樹上,每一枝花上,都系瞭這些物事。滿園裡繡帶飄飄,花枝招展……”芒種這天,大觀園裡的女孩們都齊集餞行花神,充滿瞭浪漫與歡喜,到處可聞聽到女孩子們的歡聲笑語。因此,對於大觀園裡的女性來說,這一天堪稱是“女兒節”瞭。

所謂“餞花神”就是用酒食送行“花神”。“花神”並非從此死瞭,而隻是暫時“退位”,明年二月十五花朝又是花神生日,花神們又要復活。為“花神”餞行,謂之“餞花神”。

花神是農歷二月十五花朝節迎來的,古人將仲春月半民俗中的花神生日,定為花朝節,也稱“花神誕”“百花生日”“百花仙子節”。花朝迎花神正值草木萌青、芳菲盛開、綠枝紅葩時節。而到瞭五月節,花神退位之際,人世間又隆重地為花神舉行餞行儀式,送花神歸位,表達對花神的感激之情,期盼來年早相迎。就這樣,古人圍繞迎送花神,形成瞭散發花香、富有詩意的節日雅俗。

今有學者說餞花神之俗乃曹雪芹杜撰習俗,實在是牽強而武斷。史籍典章幾乎不見餞花神之俗的記載,這是事實,隻有南朝梁代崔靈思《三禮義宗》提到過“芒種節舉行祭餞花神之會”。殊不知,餞花神之俗乃是宋代“餞春”習俗的演變。

所謂“餞春”即飲酒送別春光、春景。如宋代詩人鄧肅《西庵餞春》詩雲:“傍水禪房半掩門,乍晴簾幕採黃昏。風驅紅雨春何在,酒入香肌玉自溫。”又如南宋江西詩派代表詩人楊萬裡《嘗枸杞》詩雲:“芥花菘菡餞春忙,夜吠仙苗喜晚嘗。味抱土膏甘復脆,氣含風露咽猶香。”

餞春之俗由宋及元,如元代詞人袁易《解連環·與金桂軒虎丘送春》詩雲:“試送目、官柳河橋,便攜酒餞春,去應無跡。岸曲殘英,尚勾引、行舟攀摘。茶筍香頓冷,瘦愁易感,舊遊難覓。”餞春習俗從明代開始不再隻是文人習俗,而已經開始世俗化,在民間以“餞春宴”的形式表現出來。明末清初詩人王士禛《應天長·閨人刺繡》詩雲:“餞春時節深深院,睡起金衣花外囀。”說明閨房女性也熱衷於餞春,隻不過深閨之中難得有時鮮蔬菜應節,唯多以紛紛凋零的花瓣做葬花遊戲。

民間因為瓜果蔬菜開始收獲,因此多有“開園”餞春之宴。據清道光十年《大同縣志》描繪,獲得豐收的農民首先想到的是保佑收獲的神仙,並邀請鄉鄰好友隆重地舉行“開園”儀式:“(六月)六日,凡有菜園之處,俱敬龍神,延賓共享神佛,曰‘開園’。遊觀者,其麗不億。” “開園”前農傢的菜園瓜田外人是不能進的,自傢人也不能隨便摘瓜收菜。農傢要用隆重的儀式,宣告自己的農事收獲,並將新收獲的果實第一個獻給保護他們的神仙,獻給鄉鄰好友。這是農傢對自己勞動收獲的尊重,反映瞭人們對神的敬畏,反映人們對親朋鄉鄰淳厚友情。農傢辛勤的勞動、耕耘、播種、收獲、享用,本來是悠然恬淡的生活,但與禮俗結合起來後,這生活就顯得別有韻味。

江浙地區則有餞春迎夏習俗,酒是自傢釀制的米酒,菜則主要以蠶豆、春筍為主。

素以勤勞著稱的客傢人,每到芒種季節則多有果菜收獲,如栽種得早,那麼黃瓜、豆角、四月眉子(即四季豆)、辣椒、茄子等都開始有得品嘗。

客傢人餞花神的習俗或許與眾不同,在黛玉一類小資們忙於葬花的時候,務實而懂得品味生活的客傢人卻嘗花、食花,將花神的英靈植入體內,也算是一種祭奠吧。

芒種時節,傢傢戶戶的南瓜花開得十分旺盛,仿如喇叭、嗩吶的南瓜花在客傢庭院內外“吹吹打打”,將農傢的樂趣鮮艷地表達出來。客傢人是日多做一種節令美食,那就是南瓜花攤煎餅。早晨八點鐘以後,待蜜蜂已經幫助南瓜花傳遞過花粉,便將公南瓜花摘下,而將母南瓜花留下結南瓜。接下來就是將南瓜花去蒂、洗凈,與切碎的細蔥放入容器後,加入一、兩個雞蛋、適量的鹽、少許味精或雞精、少許白糖、淀粉和入面粉或米粉攪拌。煎餅時註意火候不能太猛,需用文火慢慢煎成金黃色才鮮甜、香脆。

南瓜花除瞭用以煎餅,還可用來清炒、做湯。南瓜花的營養價值很高,黃色的花朵富含胡蘿卜素。孕婦食用南瓜花果不僅能夠促進胎兒的腦細胞發育,增強其活力,而且有利於增強母體造血機能,加速細胞的修復及克服腦疲勞。還能夠防治妊娠高血壓、妊娠水腫、貧血、便秘等,更能促進血凝及預防產後出血。

芒種前後可食用的時令花卉還有金針花、木槿花等。

葬花是惜春,嘗花更有留住春光、年華的寓意。因此,客傢人餞花神本質上並非送別,而是送行,即將春日的花神送至遠方,送至秋冬。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