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史 > 老天津中秋節習俗

老天津中秋節習俗

分類:作者:[db:作者]日期:2021-11-12

中秋佳節,我國各地民間習俗異彩紛呈。而在天津衛的老一輩人回憶裡,過去的中秋節可比如今有意思。

在老天津人眼中,中秋節晚宴僅次於除夕晚宴。這時正是秋收時節,小站稻的米、河海兩鮮螃蟹、百果等都在此時上瞭百姓的餐桌。在喝酒上也很講究,男人喝直沽高粱和五加皮,婦女和老人喝玫瑰露。在中秋節賞月時,兩三歲的娃娃要穿兔鞋、戴兔帽,長輩要送給孩子兔臉人形的泥人玩具——泥兔。除此之外,文人墨客會在中秋之夜賞月賦詩。

中秋節老天津人還有一項重要的儀式——拜月。

拜月是舊時天津中秋節的重頭戲。

中秋之夜,玉盤高掛,月光如銀。各傢在院中擺下桌案,上供月光神祃,供品有石榴、西瓜、蘋果、月餅等物,香燭黃表、千張元寶等一應俱全。傢中婦女按長幼之序依次對月焚香叩拜,民俗謂之“拜月”。由於傳說中的太陰星君是婦女的偶像,專門掌管人間婦女婚配懷孕生子等諸事,月亮盈虧周期28天,和婦女月經周期相近。於是,已婚、未婚女子及婚後不孕的女子都會向月神說些知心話,這些禱告內容是婦女們的隱私,屬於私密話,男人們如果在場會極不方便,因此拜月就成為女人的專有儀式。

民間有“男不拜月,女不祭灶”之謂,即源於此。天津文人馮文洵先生有一首《竹枝詞》就寫瞭拜月的場景:“供尖撤後送傢傢,結習相沿未或差。男祀灶王女圓月,咬春蘿葡咬秋瓜。”

臨近中秋,天津各南紙局、紮彩鋪、宮南宮北、各雜貨鋪都有“月光神祃”出售。走街串巷的小販也在胡同裡吆喝:“買月亮馬兒哎,月亮馬兒哎上供的……”院子裡飄滿瞭拜月的香煙,久久不散,給胡同裡帶來濃濃的節日氣氛。

供兔兒爺

兔兒爺是天津百姓對傳說中月宮搗藥的玉兔兒之尊稱,因相信兔兒爺能給人間帶來祥和和安寧,它搗制的“不老藥”能護佑人們不得疾病,故此,中秋佳節,除瞭賞月吃月餅外,還要買隻兔兒爺供在屋裡,增加節日氣氛。

供桌上的兔兒爺是用泥或紙漿脫膜法制作的一個擬人化的坐兔,金盔金甲,一副將軍扮相,頭上兩耳高聳,手持搗藥鐵杵,一身大紅色的戰袍,端坐虎皮交椅,威風凜凜,相貌堂堂,隻有那不變的三瓣嘴兒,標記著這是位兔將軍。人們在供桌上擺滿瞭時鮮瓜果、月餅糕點、香爐瓶花、什錦蜜餞。香爐內素香裊裊,期盼著兔爺兒能給人間帶來吉祥和平安。

兔將軍身下的坐騎不同其寓意也不同,騎老虎的叫“伏虎將軍”,代表的是勇敢、剛毅和強壯;騎大象和騎羊的,代表吉祥、安寧;騎葫蘆的,代表福祿雙全;騎鯉魚的,代表富貴榮華;騎麒麟的,代表詩書立傢,還有一種寓意是子孫滿堂。

另有一種供孩子們玩耍的“兔爺兒車”,一個色彩斑斕的兔兒爺,站在木板兒車上,雙手持杵,腳下有藥臼。拉動小車,兔兒爺的藥杵就會在藥臼中搗個不停,兩隻紅眼一眨一眨,令人忍俊不禁。還有用紙漿做的兔兒爺“鬼臉”,胡同裡孩子們幾乎人手一個,戴在臉上,互相追逐,滿胡同跑“兔子”。還有佈做的兔娃娃,憨態可掬。泥捏的“兔兒爺搗碓”,真能動起來搗藥。紙糊的兔兒爺風箏,放到空中,兩隻眼睛忽閃忽閃,吸引不少路人駐足觀看。大街上糕點鋪子則賣形態各異的“糖兔”,用白砂糖熬制起沙,倒入鑄模,翻成各種形態的糖兔,繪上食色,又好看來又好吃。當時天津四遠香、祥德齋、桂順齋都備有大小糖兔。許多老人為傢裡的幼兒做瞭兔鞋、兔帽,寓意驅邪祈福、健康長壽。

馮文洵先生的《竹枝詞》也有一首寫兔兒爺的:“月宮神馬拜傢傢,取義團圓供果瓜。位甚尊崇名甚褻,閨人戲喚兔兒爺。”

爬 月

中秋之夕,天津還有“螃蟹爬月”的習俗。所謂“爬月”,實為遊戲。

節前買回幾隻河蟹,養在盆中,中秋月圓之時,用制錢兒(老錢)包裹紙捻,綁在螃蟹背上,蘸油點燃放到院中,任其四處爬行,以卜來年財運走向。若螃蟹向屋內爬行,則預示來年財源廣進,如向院外爬行則預示來年無財。

舊時傢庭孩子多,傢長就安排傢裡的孩子們,一人一棵秫秸稈兒,有向外爬的,一律用秫秸擋住,讓它向屋裡爬。孩子少的傢庭,還把鄰傢的孩子叫上,一起把守。背著油捻的螃蟹像無頭蒼蠅一樣四處亂爬,孩子們大呼小叫,用秫秸去擋,擋不住就用腳踢,大人們看著歡呼跳躍的孩子們,笑得直不起腰來。院子裡人聲鼎沸,地面上燈光閃閃,螃蟹四處爬動,被逼著爬進屋裡的螃蟹,被大人捉住,除去燈捻,丟入鍋內,片刻之間,端上桌來,膏黃仔滿頂蓋肥,蟹香撲鼻饞涎滴。人們蜂擁而上,拆而食之。說是祈求財運,不過是烘托節日氣氛的一場遊戲而已。

民國年間,馮文洵先生的《丙寅天津竹枝詞》中就有一首寫“爬月”場景:“買蟹歸來不忍烹,今宵更任爾橫行。相傳爬月占休咎,紙捻燃燈照眼明。”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