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史 > 老北京的夏至習俗

老北京的夏至習俗

分類:作者:平哥日期:2021-11-12

在古代,夏至不僅是重要的節氣,還是中國的傳統節日之一,古時又稱“夏節”、“夏至節”,其隆重程度甚至超過端午節。三國曹丕就有“從朝至日夕,安知夏節長”的詩句。自古以來,在夏至這天,皇帝要幸臨地壇祭祀地神,官員要放假,民間也有祭祖的習俗。

“萬乘親郊幸北宮,千官齋祓兩都同。靈光正想泥封上,清夢遙依輦路通。煙散玉爐知晝永,星分銀燭坐宵中。聞君已就汾陰賦,猶向周南嘆不逢。”明代詩人、散文傢王慎中的這首詩描繪瞭夏至日皇帝率百官到地壇祭祀地祇的情景。

明清皇帝夏至日到地壇祭祀

從周代時起,在夏至日就有瞭祭神儀式,《周禮·春官》載:“以夏日至,致地方物魈。”周代夏至祭神,意為清除荒年。司馬遷在《史記·封禪書》記載:“夏至日,祭地祇,皆用樂舞”,“地祇”即地神。

漢武帝開始立廟祭祀,在汾河與黃河交匯處,古稱汾陰的地方建後土祠。西漢末年按陰陽方位在長安城北郊建祭地之壇。此後雖歷代禮制不同,有時天地分祀,有時天地合祀,但均在都城建有祭地之壇。金代建中都城時在北京通玄門外(今復興門外會成門東北)建北郊方丘。

到瞭明清時代,祭地仍然被視作“國之大典”,明嘉靖九年(1530年),按照“南乾北坤”的說法,在京城北郊安定門外建立地壇,地壇成為明清兩朝祭祀“皇地祇神”之場所,明清兩代帝王每逢夏至這一天,到此進行皇傢祭祀活動。

皇帝祭地程序繁瑣復雜,夏至前兩個月,內務府就開始維修齋宮。夏至前二十五天,太常寺開始籌備祭祀有關事宜。夏至前三日,皇帝到太廟告請太祖配神,除急事外,不辦公事。夏至當日,太常寺卿率領人員打掃壇臺上下內外,並在皇帝活動處鋪設棕褥墊,設置各神座及皇帝拜位之黃幄,陳設祭祀用品。日出前七刻,太常寺卿赴乾清門報時,請皇帝到地壇行祭禮。祭祀共分九個儀程,每進行一項儀程,皇帝都要分別向正位、各配位、各從位行三跪九叩禮,從迎神至送神要下跪70多次、叩頭200多下,歷時兩小時之久。

清嘉慶十八年(1813年),直隸地區久旱無雨,夏至之日,皇帝在地壇舉行隆重的祭神儀式,第二天京城一帶連續兩日大雨磅礴,普降甘露。嘉慶皇帝為表感激,派二阿哥綿寧(即後來的道光皇帝)恭詣皇祇室,向列神位依次拈香,行祀謝禮。

民間祭祖盼消災年豐

除瞭皇帝在夏至日到地壇祭祀,民間也有很多習俗。夏至時值麥收,自古以來就有祭祀祖先之俗,祭祀的對象有祖先、土地神(或稱地母)、水神等。祭祀供品以面食為主,因為夏至正是小麥剛剛收獲,用新小麥做成面條供奉,因夏天炎熱,人們常以涼面祭祀土地神。

在老北京民間,有“冬至餃子夏至面”之說,夏至這天,北京人多半選擇吃面,有打鹵面、炸醬面、牛肉面、雞蛋面等,吃起來別有風味。吃面時,人們喜歡將面煮熟後用冷水過一下,然後用芝麻醬(或炸醬)、花椒油、老陳醋、黃瓜絲等拌一下,再把蒜瓣搗成蒜泥,往上一潑,味道鮮美,還能降溫消暑。

江南也有“吃過夏至面,一天短一線”的說法,南方的面條品種多,如陽春面、幹湯面、肉絲面、三鮮面、過橋面及麻油涼拌面等。夏至人們還大秀涼菜、生菜,因為這個時候氣候炎熱,吃些生冷之物可以降火開胃。江南還有“夏至餛飩冬至團,四季安康人團圓”的諺語,早晨吃麥粥,中午吃餛飩,吃過餛飩,為孩童稱體重,希望孩童更健康。

老北京還流傳“夏九九歌謠”:“一九至二九,扇子不離手;三九二十七,冰水甜如蜜;四九三十六,汗濕衣服透;五九四十五,樹頭清風舞;六九五十四,乘涼莫太遲;七九六十三,夜眠要蓋單;八九七十二,思量蓋夾被;九九八十一,傢傢找棉衣。”

“夏九九歌謠”形象地道出瞭夏至後的天氣變化,生動地反映瞭日期與物候的關系。“夏九九”是以夏至那一天為起點,每九天為一個“九”,每年九個“九”共八十一天。三九、四九是全年最炎熱的季節。“夏九九歌謠”最早是南宋人陸詠在《吳下田傢志》中記載的,後來有人發現,此歌謠用松煙墨書寫在湖北省老河口的一座禹王廟正殿的榆木大梁上。

如今,網友在網上發佈瞭當代“夏九九歌謠”,將一些新生事物寫入其中,頗為有趣。如:“一九二九溫升高,搖扇風扇開空調;三九溫高濕度大,沖涼洗澡來消夏;四九炎熱冠全年,打開風扇汗不斷;五九烈日當頭照,無處躲來無處跑;六九時節過立秋,清晨夜晚涼颼颼;七九炎熱將結束,夜間睡覺防涼肚;八九到來天更涼,男女老幼加衣裳;九九時節過白露,過冬衣被早打譜”。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