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史 > 白族連理會

白族連理會

分類:作者:平哥日期:2021-11-12

每年夏歷八月十五日,是我國傳統的中秋節,也是湖南省桑植縣馬合口一帶白族和土傢族青年男女自由談情說愛,結成連理的良宵佳節。

晚上,夜幕給土傢、民傢、山寨被上黑色的幃慢。明月照在山洞、樹林、草叢,一對對、一夥夥的男女青年,都相聚在一起,有的吃月餅,吹木葉,對歌賞月;有的竊竊私語,情意綿綿,共同編織著美好的未來..山頭燃起瞭篝火,大傢跳起瞭“擺手”“仗鼓”,這就是白族和土傢族一年一度的歡樂而迷人的“連理會”。

關於這個節日,有一個美麗的傳說。

很久以前,土傢和民傢人不能通婚,土傢是世代居住,民傢是雲南來的客傢人,受土傢人的歧視。那時馬合口一帶土傢住在茶葉寨,民傢住在覆手坡,中間隔條山澗,洞兩旁都是懸巖絕壁,洞下流水咆哮湍急。土傢和民傢隔澗早相見、晚相望,但從不來往。

覆手坡有個白族姑娘叫香君,山歌咱得雲崔子圍著轉,桃花繡朵樣樣會,人長得像山花一樣鮮,一樣美,白族青年都想委她做婆娘,但她沒有答應。這天秋高氣爽,香君攀著澗邊的樹枝,在石壁上砍柴,不小心腳一虛,差點掉到深澗裡去,幸虧抓住一根青藤得救,可是右腳上的繡花誰給絆掉下去瞭。香君拍打著冬冬直跳的胸口惋惜不已,這時,一隻覓食的巖鷹展開翅劈向河水,叼起瞭花鞋,就要向高空飛去。說時遲,那時快,隻聽“叭”的一槍,巖鷹應聲落在香君面前。香君抬起鞋,感激地四處張望,原來對岸站著一個英俊的土傢後生,向她微笑,手裡還拿著槍簡冒煙的“啄火”,這個土傢後生就是茶葉寨有名的好獵手色森。香君不禁紅雲飛上臉腮,羞答答低下頭。

香君和色森就這樣認識瞭。從這天起,她像被什麼勾瞭魂似的,每天都要到溪邊砍柴,扯豬草,而色森每天比她來得還早,在對岸向她望;用目光傳情,一直等她走瞭才起身返寨。色森是個難得的好後生,就是土司的千金,也不知給地傳送瞭多少媚眼秋波,他一點不動心。自從見瞭香君後,做事無神,吃飯無味。對哪一個漂亮的阿達(即未婚姑娘)也不理。唯有對香君一片癡悄。後來,日久天長熟瞭,不再拘來往,彼此就用山歌隔岸來互訴衷情。可是山洞阻隔,二人難於手拉手面對面地相會,聰明能手的香君終於想出辦法,每天晚上紡紗織佈,忙得直到雞叫三遍。她紡呀、織呀,到瞭第二年秋高氣爽的日子,香君終於織成瞭一匹又長又寬的佈。十五的晚上,明月生輝,他們雙雙來到洞達,香君用山歌招呼色森,使他明白瞭相見的辦法,色森扔出繩索把佈匹拉瞭過去,牢牢地捆在洞岸主楓樹上。一座佈橋塔成,雙雙終於奔上佈橋相會。說也奇怪,當兩人剛踩到佈橋。那匹佈竟變成瞭一座石橋。原來二人的行動早已被月宮娘娘發覺,暗中相助,把佈橋點化為石橋瞭。

事後,民傢和土傢人都認為這是神靈所助,天意而成,也就消除瞭民族隔閡,取消瞭民傢土傢兩族人不通婚的禁習。香君和色森成瞭眷屬,這座橋也被人們稱為自生橋。

此後,自生橋就成瞭兩傢人往來交通要道,把土寨民鄉兩族人民聯系得更緊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