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史 > 正月初七人日美食:七樣菜、盒子菜、及第粥

正月初七人日美食:七樣菜、盒子菜、及第粥

分類:作者:平哥日期:2021-11-12

正月初七,女媧創世神話中的人類誕辰日。俗稱“人日”,也叫“人慶日”、“人勝日”、“七元日”。晉人董勛《問禮俗》雲:“正月一日為雞,二日為狗,三日為豬,四日為羊,五日為牛,六日為馬,七日為人。正旦畫雞於門,七日貼人於帳。”

中國上古社會的動物象征譜系中,雞、狗、羊、豬分別象征東西南北四方與春夏秋冬四時,牛和馬象征著地與天,也就是上方和下方。女媧創世神話中講的前六天所造的六種動物合在一起,恰恰是三維度的立體宇宙構成的一種隱喻,加上中間為七,已經到瞭極限,“七”就成瞭宇宙數字,循環極限數字。古人對空間的認識是先由東西,再向南北,而牛馬的出現又較其他四畜晚一些,所以從雞到人的創世神話所造動物是有先後順序的,空間數字“七”又轉換為時間的循環變化,七日象征著時間的極限,“七”這個神聖位置留給人,成為人的紀念日。

客傢俗諺:“七勝八敗”。其中“七勝”由正月初七“戴人勝”民俗簡化而成,“七”被引申為“吉慶”、“勝利”、“順意”;“八”則是“白”、“敗”的諧音,借指白喜事、忌日、兇災等。

但贛南客傢的數字禁忌卻忌諱“七”多於忌諱“八”,如正月初七日吃“七樣菜”就是一個典型例子。除瞭因“七樣菜”的諧音象征表示人們祈願聰明、勤勞、幸福、長久之外,還隱含著人們對“七”這一數字的禁忌。因為在客傢話中“七七八八”就有“麻煩”的意思。客傢人的喪葬習俗中有“走七”、“七七”、“四七”、“做七”等。“走七”俗稱“撞七”,報喪後第二十八天(俗稱“四七”)。又忌逢農歷初七、十七、二十七。“撞七”則須舉傢走避,客傢俗語雲:“撞三沒撞四,撞得生人沒點氣”。“七七”(即報喪後四十九天)內禁孝子孝孫理發、忌碗筷疊放以防喪事層出不窮。“四七”俗稱“妹子七”,有孝女備物祭奠的風俗。“做七”是指從死者去世那一天算起,每七日,孝子孝孫即須穿著孝服備牲醴拜靈,又稱“篩七”。以“三七”、“五七”、“圓七”(即七七)為大七,一般中上傢庭,常備牲醴果品等延僧誦經,儀式如同臨喪“做齋”。其實上述禁忌民俗也都與正月初七“人勝日”信仰有關,生於“七”對客傢人來說是喜,死後逢“七”祭拜同樣也是喜,隻不過有紅白之分,但“七”作為象征無窮循環的數字,其神聖性卻是一致的。

中國自漢代開始有人日節習俗,魏晉時期愈加重視。唐代及唐代以前人日節的主要民俗活動是“戴人勝”。《荊楚歲時記》載曰:“(人日)剪彩為人,亦鏤金箔為人,貼屏風上,亦戴之頭鬢。亦造華勝以相遺……像人入新年,形容改新。”“剪彩為人”即用五色綢緞剪為人形,“鏤金箔為人”即雕刻金屬薄片成為人形,這些由綢緞剪成或金箔鏤刻而成的“人形”,就是所謂的“人勝”瞭。唐代詩人李商隱《人日即事》雲:“鏤金作勝傳荊風,剪彩為人起晉風。”唐代尤其流行人日佩戴人勝、在床帳粘貼“人形”,因此唐代的人日節就成瞭“人勝節”。如李乂《奉和人日清暉閣宴群臣遇雪應制》有“幸陪人勝節,長願奉垂衣”之句,便是證明。唐以後人日節衰落,戴人勝的習俗隻在少數地方仍有流傳。如宋代詩人宋祁《人日》有“況鏤黃金假作人”之句,明崇禎《嘉興縣志》記載:“士女造華勝相遺,或戴於發。”佩戴人勝在於祈求人丁興旺,是上古人類生殖崇拜的遺風。日本正倉院所存唐代人勝值得註意,一枚的圖形是女子,有十六個字的另一枚繪有兒童。這些繪有女子和兒童圖像的人勝要貼在床帳或屏風上,貼屏風較貼床帳興起晚,床帳更能說明問題,即繪有女子和兒童的人勝是一種生育巫術,貼於寢室床帳,祈求婦女具有生子的能力。至於女子戴人勝於頭,原始意義也當是希望自己具有生殖能力。人勝標志和人日命名二者所表達的含義是一致的。

唐代,每年人日,皇帝都要賞賜群臣彩縷人勝,又登高大宴群臣。到宋代,起源於南北朝時期的吃“七樣菜”、喝“七寶粥”習俗已經廣為流傳,但今天仍然傳承“七樣菜”、“七寶粥”歲時民俗的,卻主要是分佈世界各地的客傢人。 123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