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史 > 惠州端午節習俗

惠州端午節習俗

分類:作者:平哥日期:2021-11-12

才品年糕味,又聞粽飄香。時間過得真快,不知不覺一年一度的端午節如期而至。每年的端午節,正值仲夏時分。“連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覺夏深”,宋人范成大在《喜晴》中的詩句,抒發瞭對時光如駛、日月如梳的感嘆,筆者也頗有同感。

春去夏來,年過節至。這個“節”,就是端午節。一年中,民間傳統節日不少,其中較重要的有四個:春節、端午節、中秋節、冬至節。端午節為每年農歷五月初五,又稱端陽節、五月節、龍舟節、夏節等,名稱叫法多達二十多個。端午節起源於中國,最初是民間祛病防疫的節日,春秋之前吳越之地已有在農歷五月初五,以龍舟競渡形式舉行部落圖騰祭祀的習俗。後因春秋戰國時期愛國詩人詩屈原在這一天投江溺亡,便成瞭中國漢族人民紀念屈原的傳統節日。一些地方也有起源於紀念伍子胥、曹娥等說法。現“端午節”為中國國傢法定節假日之一,並已被列入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地處嶺南的惠州,對於四個重要傳統節日,民間習慣把過春節、端午節、中秋節、冬至節稱作為“過年”、“過節”、“過八月半”、“過冬”,視端午節為春節之後的第二大傳統節日,與春節並稱為“大年大節”。在物質匱乏的困難年代,一年吃不到幾次肉,境內流傳過挖苦吃肉的笑話:“你過年剛吃瞭肉,過節又吃啊!”暗諷生活之艱辛。“男人望投圩,女人望做月,老人細仔望過節”,這也是過去很流行的一句俏皮話,同樣表達對能好好“吃上一頓”的企盼和“歲去盼節來”的節日情結。總之,不論古今,不論貧富,境內沿襲千年的“端午”情結不變,“五月節”的習俗世代相沿。

對端午節的習俗,古代文人多有描述。如唐代詩人殷堯藩在《端午日》中的“不效艾符趨習俗,但祈蒲酒話升平”,南宋詩人陸遊在《乙卯重五詩》中的“粽包分兩髻,艾束著危冠”等,均點出瞭端午節“粽、艾、符、蒲、酒”等節日習俗中的主要元素。惠州境內“五月節”的習俗也揉進瞭這些元素,過節的民間習俗雖沒過年那樣復雜多樣,但也頗具特色。主要有裹粽子、掛艾點香、拜神祭祖、節餐、探親戚、洗“龍舟水”、賽龍舟等習俗。

裹粽子。境內人傢 也有又叫包粽子。“五月節”的粽子,也和春節的年糕喜粄、中秋節的月光餅、冬至節的蘿卜粄一樣,是不同節日的標志性食物。因此,“五月節”傢傢戶戶都裹粽子,節前就要備好粽葉、細竹篾條、糯米及其它餡料。粽子的種類分咸粽、灰水粽兩種。咸粽以糯米、赤豆為主,配以豬肉、蝦頭、蔥頭做餡料,後來蝦米取代蝦頭,並加上蛋黃、蠔幹等充實餡料,用粽葉包成四個角的粽子,再用細竹篾條一個一個地把粽子紮實紮好,湊成一簇一簇,然後放進大鍋猛火煮熟。灰水粽也叫甜粽,即挑選上好的純糯米,用燒制好的堿蘇調水醃制後,再用粽葉包裹,放到鍋裡煮透熬爛,不留飯粒,煮的時間比咸粽要久得多,這種灰水粽呈金黃色,堿味醇香,沾紅糖或蜜糖吃嫩滑可口,可存放較長時間。最後,把煮好的一簇簇粽子掛起來,供食用、祭拜、送人和探親等。

掛艾點香。我國古代有“善正月,惡五月”之說,視五月為“惡月”,尤其是嶺南地方,雨多氣溫高,悶熱潮濕,正處於五毒盡出、邪惡入侵的時節。五毒是指毒蛇、蜈蚣、蠍子、蜘蛛和蟾蜍,也有說是蛇、蠍、蜘蛛、壁虎和癩蛤蟆。為瞭辟惡祛毒,拔除不祥,境內客傢人在端午節這天習慣用艾草、石菖蒲(石薑符)、榕樹葉、柏樹葉、柳樹葉紮成小簇掛在傢中的門楣、窗戶上、陽臺上,據說古人最早使用的是艾草和石菖蒲,境內人傢過去也是插這兩種植物。民間俗諺就有“菖蒲驅惡、艾葉避邪”之說。艾草和石菖蒲乃醫傢之草,具有抗菌消毒、除濕去濁、通竅理氣、醒神健腦的功效,其中石菖蒲葉形似劍,有斬妖除魔之寓意,境內人傢在春節除夕晚還把石菖蒲(石薑符)和計樹葉(陰香樹)、年桔子等一起煲水洗澡,謂之“大吉水”。走入民俗中的艾、蒲之草被賦予瞭“祛病驅瘟、辟邪卻鬼”的神異功用,後來外地一些地方又在艾草、菖蒲之上,再加榴花、蒜頭、龍船花等三種植物,作為端午節的祥瑞之物。境內一些地方也有在艾、蒲之上增加三種,湊足五種,與端午節的五月五日,同數呈祥,但加的卻是榕樹葉、柏樹葉、柳樹葉。榕葉有抗菌尤其是抗菌痢及腸炎的功效,民諺有“插榕健過龍”的說法。柏樹具有清熱解毒、燥濕殺蟲的作用,可祛病抗邪,培養人體正氣,而且“柏樹”與“百歲”諧音,取其吉利的含義。至於柳樹枝,本來“清明插柳”較為普遍,北魏賈思勰《齊民要術》裡說:“取柳枝著戶上,百鬼不入傢。”境內民間取之用於端午節,相信五種植物相加,“祛病”作用更強,“辟邪”功效更大。也有人傢在五種之上再加旺草(或桃葉)共六種,取“六六大順”之意。 12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