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史 > 徽州人的中秋節

徽州人的中秋節

分類:作者:平哥日期:2021-11-12

善待中華傳統文化早已成為人們的共識。在各種“洋節”日益蠶食我們的文化生態的時候,守護我們自己的精神傢園日益成為必須。

徽州人的中秋節,滿盛著秋的豐收,洋溢著秋的歡樂,是“儒風獨茂”禮儀之邦百姓的節日。

在古徽州,中秋之日,和中華民族大多數地域一樣,也都要飲酒賞月,全傢團聚吃團圓飯,慶賀天上月圓,人間團圓。然而徽州各縣也還有一些自身特色的慶中秋習俗。

歙縣農歷中秋,差不多傢傢要做甜酒釀,吃月餅,備下豐盛的菜肴,晚上全傢團聚吃團圓飯,俗雲“早端午,晚中秋”,中秋一定是晚上上席。團圓飯之後,小孩邊吃月餅賞月邊聽長輩講故事。在有的鄉村,還要“嬉草龍”,慶豐收。最有特色的是歙縣洪琴村的“舞香龍”。在中秋到來之時,村人用新稻草紮龍,全村分東南西北中五方,紮五條草龍,每條龍身圍二尺,長三十丈,每隔七八尺一柄鋼叉,在龍背上紮草辮,又稱“三尾龍”,其龍頭十分精致,龍身披紅掛彩,入夜遍插棒香,在月明之夜,“五龍鬧中秋”,進入祠堂時達到高潮:五龍獻月、五龍盤月、五谷豐登、金龍追月、花好月圓——表演招式招招精采,是徽州民間藝壇的奇苑。在歙縣沙溪,中秋夜還有一種奇特的風俗,這裡有八仙之“呂仙洞”,到瞭中秋之夜,人們要往呂仙洞,汲取洞中之水以洗眼睛,說是這天的呂仙洞水可以使眼睛更清亮,謂之“換盲眼”(乾隆間《沙溪集略》卷二·歲時)。有竹枝詞記述這一習俗:“八眼玲瓏共石欄,井深潛透相公灘,祝拋紅豆換青眼,好與中秋月一般”。(清·吳梅顛:《徽城竹枝詞》)在歙縣有的地方也有北方中原古代傳統的“女子拜月”習俗。中秋之夜,女子設瓜果於庭院,“如唐人七夕之乞巧然,其次亦必陳老南瓜一”(民國《歙縣志》卷一·輿地志·風土)

為什麼月餅都有油紙托著?歙縣南鄉民間傳說,元代統治者推行民族壓制政策,對“南人”尤為嚴厲,五傢共用一把菜刀,不準互通音訊,防百姓起來造反。百姓於是就在中秋夜以互送過節月餅的名義進行聯絡,月餅下都托瞭一張紙,相約“中秋殺韃子”,於中秋夜共同反抗民族壓迫,於是至今月餅都還有油紙托著。

和歙縣相鄰的徽州績溪,民間中秋習俗許多地方和歙縣一樣。一些地方中秋也要舞草龍:“少年以新稻草紮草龍,燃香遍插龍身,鑼鼓喧天,滿街跳舞,店戶各助香,燃放鞭炮”(清·劉汝驥《陶甓公牘》·績溪風俗之習慣·歲時),十分熱鬧。績溪還有“摸秋”之俗。中秋之夜,有人悄悄蹓到人傢菜園裡,“摘東瓜饋新婦,取多子兆”,“偷瓜者,物主撞見,不之禁,謂之‘摸秋’”。也有竹枝詞記這種習俗:“八月中秋偷北瓜,相逢不當賊來拿。芋頭多子亦遭竊,佳賊原自保自傢”(《徽城竹枝詞》),對於這種企盼人丁興旺的“佳賊”,徽州民間顯得十分儒雅大度,惱中含恕,極有修養。在績溪有的地方中秋還“打中秋炮”,這就是十數兒童用稻草紮成中秋炮,形似發辮,長約五尺,一把粗,浸於水中數分鐘,再拿起向石上打擊,其聲如放炮,叫“打中秋炮”,是一種秋收後的娛樂。

休寧中秋用稻草紮龍,又稱“香龍”。中秋之夜在曬谷坦上花炮齊鳴,香龍舞動剛健激烈,舞龍技藝有:打草驚蛇、二龍戲水、穿越龍橋、白龍出洞、黃龍過江、銀龍翻海、海底撈月等等,如果兩條龍相遇還要“擺龍門陣”,陣名有:青龍改常、八卦連環、蛟龍鬧海等等,一方“擺”輸瞭,就放鞭炮,讓對方先過。龍舞過之後,一定要將草龍送入溪河,使龍歸大海,以期保佑一方平安。

祁門鄉村中秋節,一些地方傢傢陳瓜果於庭以供月,皓月當空,全傢圍坐庭前院中,賞月飲酒,同時分食大月餅,稱吃團圓月餅。以前也有舞龍習慣,同樣用稻草紮草龍,龍身插香,6人共舞,最後也是將草龍送入溪河,以祈豐年。

黟縣則有竹枝詞記中秋民俗:“兒童成陣打球忙,八月中秋鬧戲場,誰是東門誰是郭,斬新爭比綠衣裳”(清·王之瑞《黟縣竹枝詞》)。

特別要說的是古徽州婺源的中秋習俗,最有徽州文化蘊含,不愧徽州“書箱”之號。

婺源人中秋日必食塘魚,說是塘中傢養塘魚,到中秋腦髓充滿,食之格外滋補。徽州人重教尊師,私塾學生對先生有中秋送禮之俗,而塘魚即中秋禮品之一種。

和徽州鄰縣一樣,婺源中秋也開“團圓節”夜之盛筵,吃塘魚、食月餅、啃雪梨、賞月度良宵,有的鄉村也“舞火龍”(用稻草紮長龍、全身插香、敲鑼打鼓、遊舞鄉間)。有的鄉村,小孩還用瓦片搭成大小高低不等的空心瓦塔,眾人湊柴燃燒取樂,“堆寶塔”是婺源中秋之特俗。

婺源還有一種中秋習俗叫“中秋拔路”。婺源鄉村,山間道路柴草叢生,在中秋幾日,大傢一齊出動,義務清除路邊雜草灌木,清理山路,這是一種相沿久遠的社會公益活動。

為瞭承傳和弘揚徽州文化,需要有對傳統的新的認知。這些徽州文化的記憶在當今社會更加顯現瞭歷史文明的珍貴。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