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史 > 廣西柳城壯歡節

廣西柳城壯歡節

分類:作者:平哥日期:2021-11-12

“頭頂星閃閃咧,樹梢月彎彎咧,樹梢月彎彎咧。哎,搬凳排媽媽坐咧,跟媽媽學唱歡咧。一句一句地學呀,一句一句地跟咧。句句都學會呀,字字記在心,喂呀咧嗯嘞。”

——《跟媽媽學壯歡》

柳城縣壯族山歌,又稱壯歡,與苗族的節、瑤族的舞、侗族的樓並列為“柳州風情四絕”,素有“廣西民歌看柳州,柳州民歌聽壯歡”之說,並因此發展成為一個盛大的節日——柳城壯歡節。

節日這天,柳城縣大街小巷,鮮花怒放,燈籠高掛,彩旗招展,作為柳城“壯歡大賽”賽場的白陽廣場裝扮一新。悠揚的歌聲在山水間飄揚,十月的柳城成瞭歌聲的海洋。

壯族人稱自己的山歌為“歡”,稱唱山歌為“做歡”。漢代劉向《說苑》、《越人歌》就有記載。歡,敘事抒懷,以歌代言,抒發情感,傳情達意。祖輩利用“口傳心授”的方式相傳至今,已有千餘年歷史。

2006年,柳城山歌列為自治區級非物質文化遺產。2007年10月13日,柳城縣在太平鎮舉辦瞭“柳城縣首屆壯歡大賽”,此後每年十月或十一月舉辦壯歡大賽。柳城的壯歡尤以太平壯歡為佳,音韻優美,特色鮮明,最具有壯族特色。

傳統的壯歡多是壯族人們在勞作之餘歌唱,來調節生活、休閑娛樂。鄉舍、田頭都是壯歡的舞臺。內容多是唱一個傳奇人物的故事。這些有故事情節的“歡”,像《秦香蓮》、《董永傳》、《何文秀》、《劉三姐》等。此外,反映生活場景現編現唱的歡歌也多有故事情節,老壯人能唱個三天三夜不停歇:

正月立春雨蒙蒙,寡公眼淚濕衣拱。

雞母離窩飛走瞭,雞公帶仔去爬蟲。

而現在的壯歡逐漸被搬到藝術化的舞臺上,背景也被佈置成生活勞作的場景;內容多根據時代特征編新詞唱新歌,故事情節減少。像《桔林歡歌》、《喜迎門》、《哪來歌恁甜》等,既有濃鬱鄉土文化氣息,又有時代色彩。

甘蔗節節甜,山寨換新顏。

新樓哥建好,專等把妹連。

白陽廣場“壯歡大賽”舞臺上,熱鬧非凡。與過去的坐唱式(即坐著唱)壯歡不同,現在的壯歡是結合人們生產生活的情景展示,即壯歡情景劇表演:小夥用熱情的山歌吸引姑娘們的註意,姑娘們用山歌考問小夥。一場壯歡對歌下來,在動人的歌聲中,相互之間增進瞭瞭解,找到自己的真愛。

與舞臺表演相對應,臺下人也有自己的活動。一片空地、幾棵大樹、幾張石凳、幾級臺階就成瞭最好的舞臺,歌手與群眾熱鬧互動,時不時傳來朗朗笑聲。年輕人,多聚集在山水之間,桃李花下、樹蔭底下、草地上、山坡旁或是小河邊,隻要是幽美恬靜的地方,都有對歌者的身影。姑娘小夥身著盛裝,與山水交相輝映。

壯歡既是押韻的詩,又是合譜的歌,所押的腰腳韻為國內外民歌格律中所罕有。以五言四句為主,曲調因地而異:南寧上林一帶,節奏明快,跨度較闊,跳動性較大;而柳城壯歡則是曲調節奏變化少,舒緩柔和,更善於表達憂怨的感情。

就算嶺上斷瞭茅草,哪怕山上斷瞭艾蒿。

路上斷瞭行人,我倆相挨永不離。

壯歡節,最精彩的還是“歌王”大賽的復賽。進入復賽的隊伍不是集中在一個場地統一比賽,而是自行選擇。專傢評委們下到各個鄉鎮,到田間地頭、農傢村舍、果園,親臨其境去感受。

節日期間,歌圩旁邊攤販雲集,壯傢人以富有本地特色的美味佳肴敞開大門迎接客人,處處洋溢著節日的歡樂。

天然的舞臺,豐富的節目,生動的表演,將“柳城壯歡”獨特的文化魅力表現得韻味無窮。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