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史 > 廣西三江侗族鬥牛節

廣西三江侗族鬥牛節

分類:作者:平哥日期:2021-11-12

三江鬥牛不同於古羅馬鬥牛以殘忍為樂,奴隸以命相搏;也有別於西班牙鬥牛以血腥著稱,公牛斃命為終;三江侗族鬥牛以喜慶激情聞名,滿載的是對豐收的祈望和對希望的寄托!

兩牛相見,分外眼紅。在人們的助威吶喊聲中,兩頭好勝的牛王更不甘示弱。體型彪悍的“牛王”用各自強勁的犄角死死抵住對方,展開瞭生與死的決鬥!

從陸地戰到河裡,硬頂死撞,一會塵土揚起,一會水花四濺。牛王水裡激鬥,觀眾橋上歡呼,橋上橋下一片沸騰。兩牛鬥得激烈,人們看得過癮。河道兩邊、風雨橋、吊腳木樓、山坡草地,擠滿瞭數萬名來自貴州、湖南、廣東等地的遊客,更有穿著民族服裝的侗族小夥子和姑娘們穿梭其中。

鬥牛是侗族的傳統節日,一般在農歷八月十五十六兩天舉行。相傳,古時候人們種植水稻,不懂移栽。有一天,兩頭水牯牛跑到秧田裡打架。主人心痛,隻好將未踩壞的秧苗移出一些來替補踩壞的秧苗,沒想到這些移栽的稻田大獲豐收。從此人們學會瞭插秧,並以兩牛相鬥來紀念水稻種植上的這一歷史性跨越。鬥牛節逐漸相沿成習。人們在慶祝中秋的同時,也有祈望豐收、寄托希望的意味。

過去鬥牛是在不同宗族之間舉行,代表宗族的力量去參戰。因此,每個村寨都飼養專供比賽用的“水牛王”,由宗族中的各傢各戶輪流看管。牛舍門口常貼著“六畜興旺”之類的對聯。圈養“牛王”的欄舍多建在鼓樓附近,幹凈通風,號稱“牛宮”。看管者一般和“牛王”住在一起。“牛王”住下面,人住上面,以方便照顧。

“牛王”不從事生產,有專人伺候,所以都膘肥體壯,犄角粗大尖利。其身高多在1.55米以上,體重1100公斤左右,胸圍超過兩米,年齡在7到9歲之間,大多還冠有響亮的名字,如“猛虎王”、“霹靂王”、“春雷王”等。

現在宗族鬥牛逐步淡化,多為一傢一戶的比鬥,鬥牛的數量也隨之增多,每次鬥牛節都有數十頭牛參加爭鬥。

參加鬥牛的隊伍裡不能有孕婦。侗族人認為:牛通人性,特別喜歡小孩,小孩的靈魂會從孕婦肚子裡爬到牛身上,牛愛惜小孩就不會狠鬥,從而影響戰鬥力的發揮。

過去的鬥牛儀式較為復雜。節前,青年人吹著蘆笙到其他村寨去“送約”邀請對手。“送約”之後,到講款臺前,風雨橋邊吹奏蘆笙。鬥牛出圈前要將牛圈門的木欄板拆下,選壯漢使勁扔出。扔得越遠,預示著牛會鬥得越狠,扔得越有勁,牛會打得越猛,表示所向披靡,無往不勝。

鬥牛一般都會先到山頭祭拜侗族的飛山大王、駱郎、貫公。貫公相傳為侗族款組織的創始人。每逢聚款、起款、講款,均要拜祭貫公。飛山大王為唐末人,其在位期間,保境安民,深受人民擁戴。其逝世之後,侗族地區普遍立廟祭祀,敬奉為民族英雄神和村寨保護神。駱郎相傳為侗族古代大款首,侗族款詞中有“駱郎制規”之說,從而成為受人敬重的“明辯真假、巧斷曲直”的大款師。

祭拜完畢後還會在講款臺講款,講款都由德高望重的老者當款首。款首是民眾推選。款首辦事秉公正直,深受擁護。款有款約或款詞,其內容相當廣泛。款約是侗族地區治理村寨的法律條文。它從保護本民族利益的原則出發,通過“立法”——盟款的手段制訂瞭族眾在政治、經濟和社會生活中的各種行為規范,用以維護本民族的社會關系和社會秩序。

參賽的牛王按頭編號、抽簽對號參賽。鬥牛之前要放鞭炮,鬥牛才正式開始。主人一聲令下,鬥牛四蹄開弓,埋頭向對手沖去,犄角沖擊發出聲聲巨響,博得現場陣陣歡呼。

勝者,眾人為它披掛紅榜,燃放鞭炮,繞場遊行,主人會獲得草帽、鐮刀、大紅花等獎品、獎金。敗者也會獲得一定獎勵,鼓勵主人以後多割嫩草喂牛,儲蓄力量,來年奪魁。

鬥牛結束後,大傢把在傢做好的酒菜拿到風雨橋上,一字排開,觥籌交錯,共同舉杯歡慶豐收的喜悅。

三江鬥牛節,帶給人們的不僅僅是激情四射的比賽,更多的是侗族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