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史 > 山西舊志記載中的“重陽節”

山西舊志記載中的“重陽節”

分類:作者:平哥日期:2021-11-12

農歷九月九日為重陽節。九為陽數,日月並陽,兩陽相重,故名重陽。重陽節是秋季除中秋節以外的又一個重大節日,是與春季的重三(三月初三上巳節)相對的遊賞性節日。民間在該日有登高、插茱萸、賞菊花、吃花糕等習俗。這些習俗在文學經典中經常被吟頌。如王維《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孟浩然《過故人莊》:“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因此,重陽節又被稱為登高節、茱萸節、菊花節、花糕節等。

山西大多數地方稱“過重陽節”,岢嵐縣等少數縣稱“遊重陽節”。從舊志記載看,過重陽節時,山西民間還有逆女追節、隆師占卜、祭祖祀神等節俗。

節俗來歷

康熙《汾陽縣志》載:“九月九日重陽節,傢制花糕,邀親朋賞菊,登高會飲,此殆起於費長房故事。”

費長房的故事記載於南朝梁人吳均寫的《續齊諧記》。東漢時汝南縣有一個叫桓景的人,隨仙人費長房拜師學藝。桓景跟隨費長房,長年累月,勤學苦練。一天,費長房對他說:“九月九日,你傢中會有災難,你要趕快回去消災。”並給瞭他一包茱萸葉和一瓶菊花酒,讓他把茱萸葉分給傢人隨身佩戴,並登高飲菊花酒,如此可以禳災。桓景回傢後,遵囑在九月初九帶領傢人登高,躲過瞭災難。

光緒《山西通志》、乾隆《榆社縣志》收錄瞭這個故事,稱“登高之事自此昉”。也就是說,從那時起,人們過起瞭重陽節,有瞭重陽登高、插茱萸、飲菊酒的風俗。

登高是重陽節期間最重要的節日活動之一。山西晉南地區至今流傳“乾坤開勝概,我輩合登高”“東風留不住,冉冉起峰頭”“九月欣新霽,三農慶有秋”等民諺。高平縣人,九月九日黎明郊遊、登高、飲酒,待日出後一個時辰(兩小時)方歸。

最初的登高,隻指登山,後來演變為隻要是高處就行,可以登山,也可以登樓閣(如:臨汾縣登水雲樓、通明閣,浮山縣登小武當閣,晉城縣登文昌閣),登佛塔(如:陵川縣登崇安寺等)。

最有意思的是,到山上的廟會趕會,能“以代登高”。九月九日,各地廟會很多,商賈雲集,攤販林立,且都有戲班演戲,叫“重陽戲”。位於山上的著名廟會有,晉南萬榮縣的稷王山麓介山廟會,長治縣的塔嶺山聖廟會,晉中靈石縣的翠峰山文昌閣廟會,晉西北偏關縣的龍華大會,規模宏大,遠近各縣都來趕會。人們以登高采野菊為樂事,返傢時買油糕或花糕,帶回和傢人共享。

清代康熙、乾隆年間,在永寧州(今呂梁市離石區)、保德州(今保德縣)、崞縣(今原平市)等地,“登高之例不行”。在馬邑(今朔州市朔城區)、臨汾(今臨汾市堯都區)、趙城(今屬洪洞)、猗氏(今屬臨猗)、武鄉、翼城、臨縣、陽城等縣,登高已經由最初的消災避難演變為吟詩酒會,稱為“登高會”。山西舊志中記載的各種節令詩中,數量最多的就是吟頌重陽節登高的。如《平陸縣修志》收錄的王從龍《重陽登西坡》:“最愛西坡風景閑,登臨一覽便開顏。嵐光圍繞參差樹,澗水環流遠近山。萬裡黃河浮砥柱,一行白鷺度函關。少陵已老清秋暮,插遍茱萸未肯還。”對這種登高會,“士大夫相競為樂”“鄉民多不然”。

茱萸辟惡

民間認為九月九日也是逢兇之日,多災多難,要以插茱萸辟邪。茱萸屬香料,味辛香,可入藥,在古代有多種用途。《齊民要術》卷四《種茱萸》稱:其一是飲茱萸水,無瘟病。其二是種茱萸,益壽除患。其三是懸茱萸,“鬼畏不入”。古人認為茱萸可健體避邪,茱萸因此成為重陽節特有的辟邪物品,被稱為“辟邪翁”。

茱萸的使用方法有多種:插茱萸、佩茱萸囊、飲茱萸酒等。

“插茱萸”最簡單,折一枝茱萸戴在頭上就萬事大吉,乾隆《鳳臺縣志》等有記載。鳳臺縣,在今晉城市城區。

復雜些的,就是康熙《黎城縣志》、乾隆《平定州志》等10餘部舊志中記載的“佩茱萸(囊)”。用一隻小小的紅香袋裝滿茱萸佩帶在身,紅色被認為是辟邪之色,取逢兇化吉、避災驅邪之意。

如果說插茱萸、佩茱萸是茱萸這種辟邪物的外用,那麼以茱萸泛酒而飲就是內服。明萬歷《太谷縣志》、清康熙《介休縣志》等20餘部舊志記載瞭飲茱萸酒。飲法有二:一是將茱萸研碎,放入酒中,加少許鹽;二是用酒服茱萸子。目的都是避不祥,避毒,避邪氣。

菊花延壽

菊花又名黃花,屬菊科,可作飲料,也是藥物,古人認為菊花能延壽,所以又稱為“延壽客”。九月是菊花開放的時期,菊花成瞭九月的標志和重陽節的象征,“菊月”也成為九月的別稱。在菊花傲霜怒放的重陽節裡,觀賞菊花成瞭節日的一項重要內容。

清代,賞菊、飲菊酒的習俗尤為盛行。據說,這兩種習俗都起源於魏晉時期大詩人陶淵明。陶淵明以“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詩句名揚千古。山西舊志中,記載到山上或田野“賞菊”的,有明代萬歷《太谷縣志》《沃史》、乾隆《潞安府志》等30部府州縣志。

賞菊,就免不瞭采一枝來戴,稱為“簪菊”,見於乾隆《榆社縣志》《武鄉縣志》等。朔平府(轄今大同市、朔州市一帶)、平陽府(轄今臨汾市、運城市一帶)及其所屬州縣共20餘部府州縣志記載:賞菊時,光看不行,戴也不行,還要“采野菊以歸”。

明代時,曲沃等地將采回的野菊花栽入盆中,供人們觀賞,這比到野外賞菊顯然進瞭一步。清代中後期,養植菊花的規模、技術大大發展。太原府的太谷、徐溝(今屬清徐)等地富庶之傢,已經有專門的菊園,並掌握瞭一定的種植技藝,“園菊盛開,蓺菊之傢競相過從品嘗”,交流園藝。

明代崇禎《山陰縣志》和清代康熙《朔州志》、雍正《陽高縣志》等10餘部府州縣志,記載瞭釀制菊花酒。釀法是,趁菊花開放時,連莖葉一起采回,在以黍米釀酒時摻入菊花,到來年九月九日酒熟,可以開缸暢飲,稱為“菊花酒”。

河津、夏縣、廣靈等30餘部州縣志記載,不是釀菊酒,而是飲菊花、泛菊酒。泛是漂浮之意。飲普通燒酒時,放入幾片菊花,如同扁舟泛波湖上,此為“泛菊酒”。 12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