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史 > 山西懷仁過年習俗:請王

山西懷仁過年習俗:請王

分類:作者:平哥日期:2021-11-12

懷仁人過年有個習俗,叫請王,又叫請祖祖。祖祖,即已經去世的親人。活人把對親人的思念之情寄托在過年請王之上,雖然早已陰陽兩隔,但總認為親人們在天有靈,會跟著傢人回來一起過年。這也許是後人孝順已故親人的一種表現。

孝子賢孫們每當大年三十這天會早早把已故的親人遺像拿出來,用佈子擦的幹幹凈凈,然後找個桌子恭恭敬敬地擺上。遺像兩邊各豎立著一雙筷子,前面擺放著大大小小放滿花生、瓜子、糖、餅幹、水果的盤子。盤子前放一個香爐,一日三餐前要都上香。自我有記憶以來,我傢都是父親親自到墳頭去請王。

到墳頭請,據說原因有三。其一,既然是請,就得親自前往。劉備當年請諸葛亮出山,還三顧茅廬呢。其二,是怕親人們離世太久,早已不認識回傢的路,故需後人親自前往墳頭,起個帶路的作用。其三,有老年人講,如不到墳上請,會把沒有後人、無傢可歸的孤魂野鬼給“請”回傢。據說有傢人過年請王,在十字路口喊:“親人們跟我回傢過年哇”!結果親人們不知道請回沒有,到是請回來些“不速之客”把傢裡的瓶瓶、罐罐、碗碗把玩的叮叮當當響個不停,一傢人被鬧騰的嚇瞭一晚上,第二天趕緊找瞭個懂道行的人給做瞭法事送走瞭才平安無事。雖然迷信色彩太重,但鑒於此,老懷仁人還是寧可多跑些路子,去墳頭去請王。

我第一次跟父親請王大約是七八歲的樣子。從我傢騎車到墳上,要經過“南閣”、“十字街”、“白衣寺”、“北閣”、“天主堂”、“果園”大約半小時路程。父親頭戴兔毛棉帽、身穿棉大衣,戴著棉手套,雙手緊握住車把,腳吃力地蹬著大二八自行車。臘月的寒風刺骨,刮到臉上生疼,像刀割一樣。我坐在後座,蜷縮著身體,時而抬起頭看看走哪瞭,時而閉著眼什麼也不去想,隻是一路上聽的有人問父親: “抓恰”?父親總是回答:“請王”!過瞭果園,我們就進入一片樹林,沿著彎彎曲曲的林間小道,遠遠就看見瞭五個墳堆。終於到瞭,父親雙手捏住剎車,一條腿撐住地,另一條腿靈活地繞過車梁說:“到瞭,下來哇”。我一個剪子跳下車來,環顧四周,枯枝敗葉,荒草叢生,好生淒涼。回頭看瞭看父親,在一個墳堆前蹲下,將提前準備好的一束香和火柴掏出來,擦著火柴,點香。風呼呼地刮著,火柴幾次都被刮滅。父親隻得從地上抓瞭一把幹草,點燃,然後將香放在燃燒的幹草上面,一會兒,香就點著瞭。父親在每個墳堆前都插上瞭香,剩下的香一邊交給我,一邊喊:“祖爺、祖奶、爺爺、奶奶、大爺跟上我回傢過年哇”。就這樣,就請上王瞭。我依然坐在後座,隻是手裡多瞭一把點著的香。原路返回父親都要停住好幾次,叫我找個地方插支香,尤其是在拐彎的角落。我問父親插香有啥用,父親說是在給祖祖們指路,不然祖祖們會迷路的。

終於到傢瞭。父親停好車,開門,掀開門簾,停頓下一才放下,好像是叫祖祖們先進傢。“請回王啦”?奶奶問。“嗯,請回來瞭”,父親邊摘帽子邊說。此時,奶奶給祖祖沏好茶,將熱好的燒豬肉、炸帶魚、餃子等好吃的端到祖祖桌前。而父親也點燃瞭香,插到香爐裡,一團團煙霧裊裊上升,變換著各種各樣的造型,好像祖祖們陌生的臉。片刻之後,父親開始在祖祖桌前燒紙,紙灰殆盡,奶奶對著祖祖桌上的像說:“吃好喝好,上街去逛逛,買點東西哇”!我當時總以為,祖祖能看見我,而我卻看不見他們。

祖祖要在我傢住上半個月。一日三餐,我們吃,祖祖也要“吃”。吃飯前,父親總是要給祖祖桌上放個小碟子,每樣飯菜少夾點。祖祖“吃”過瞭,父親才將祖祖桌上的飯菜倒進自己的碗裡。當然,也有忘記給祖祖“吃”飯的時候。一傢人吃瞭一陣瞭,有個人才會反應過來。“還沒給祖祖吃瞭。”於是,我們趕緊再補上,好像怕得罪瞭祖祖似的。

正月一天一天的過著。傢裡的好吃的也所剩無幾,隻有祖祖桌上的盤子裡還沒變少。“祖祖為什麼不吃?祖祖隻是聞聞味嗎?”我心裡念叨著。好幾次,我站在祖祖桌前,想伸手從盤子裡挑個喜歡的糖都被奶奶制止,並告誡我:“不能偷吃祖祖桌上的東西,小心祖祖捏你的嘴”!從那以後,我不敢靠近祖祖桌子。我甚至一個人不敢在傢,害怕傢裡還有個會捏人嘴的祖祖。

日子一天一天過著。元宵節過後的正月十六下午是送祖祖的日子。再次給祖祖吃好、喝好,燒完紙,掀開門簾,祖祖就算送走瞭。這次,是自己走的,祖祖大概已經認識瞭回傢的路。我也終於能吃上祖祖桌上那盤盼望已久的好吃的瞭。

這之後的幾年,我依然坐著父親的大二八去請王。後來我的奶奶和爺爺相繼去世,我開始獨自一人去請王。不同的是我由大二八,逐漸換成瞭摩托車,又由摩托車逐漸換成瞭汽車。還有,祖祖桌上盤子裡的好吃的,我不知從何時起開始敢偷吃瞭。

後來我知道,給祖祖擺上好吃好喝,那隻是活人的一片心。 人死如燈滅,做子孫的趁親人們活著的時候多孝順孝順,想吃吃,想喝喝,想穿穿,不給氣受,不給臉看。這,也許比親人們去世之後,過年再請回來做個表面文章更有意義吧!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