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史 > 客傢立春禁忌習俗

客傢立春禁忌習俗

分類:作者:平哥日期:2021-11-12

禁忌即忌諱。指一種因社會習俗,或心理的反感從而禁止使用或禁止接近。作為人類普遍具有的文化現象,在人類學、民族學、民俗學中常稱為“塔佈”(tatoo)。“塔佈”原是南太平洋波利尼西亞湯加島人的土語,其基本含義是表示“神聖的”和“不可接觸”的意義。在中國,與“塔佈”相對應的詞便是“禁忌”。人們對神聖的、不潔的、危險的事物所持態度久而久之形成某種禁制,再繼而形成固定的族群性的民間忌諱。危險和具有懲罰作用是禁忌的兩個主要特征。是人們為自身的功利目的而從心理上、言行上采取的自衛措施,是從鬼魂崇拜中產生的。

禁忌大致分為原初階段、次生階段與轉化消亡三個階段。喪葬禁忌與祭祖是禁忌的原初形態,與鬼魂信仰的聯系最直接。次生階段人們繼承瞭原始時期的鬼魂崇拜所出現的禁忌,將它們制度化、禮儀化,並作出繁瑣的規定。在人們的生活中,無論是禮儀、歲時、行業等,凡認為不吉利的,幾乎都在禁忌之例。從解放思想、破除迷信的近代社會開始,科學思維逐漸深入人心,禁忌自然消亡或轉換。“禁忌”一詞,早在漢代就見著於史籍瞭。《漢書》卷三十“藝文志”載曰:“陰陽傢者流,蓋出於羲和之官,敬順昊天,歷象日月星辰,敬授民時,此其所長也。及拘者為之,則牽於禁忌,泥於小數,舍人事而任鬼神。”中國禁忌的含義包括兩個方面:一是對受尊敬的神物不許隨便使用,因為這種神物具有“神聖”和“聖潔”的性質,隨便使用的是一種褻瀆行為,違犯這種禁忌會招致不幸,遵循這禁忌,則會帶來幸福;二是對受鄙視的賤物以及不潔、危險之物,不許隨便接觸,違反這種禁忌同樣會招致不幸。

客傢禁忌的內容非常紛繁,大體有身體禁忌、語言禁忌、生活禁忌、歲時禁忌、農事禁忌、行業禁忌、婚姻禁忌、生育禁忌、喪葬禁忌、方位禁忌、數字禁忌等。

立春禁忌是客傢歲時禁忌的主要組成部分。

1、立春時分無論白晝還是黑夜都不能躺著,因為這一刻意味著一年的陽氣剛剛開始上升,應該站立或坐著迎接這個美好時刻,否則陽氣被自己的身體壓住得不到上升,而陰氣則將不斷籠罩著你,疾病、厄運隨之不斷。如2007年立春時刻是公歷2007年2月4日下午13點14分,正處於午休時間,那麼無論如何也不能在這個時刻躺在床上睡午覺。

2、忌諱吵架、罵人。怨氣、怒氣太盛,將抑制新春的陽氣進入體內。客傢所謂“和和氣氣”,本義所指正是春天和美、吉祥的陽氣。

3、忌立春日看病。客傢人將立春作為一年的開頭,年頭就看病意味著疾病不斷。

4、忌立春日洗頭、理發。認為洗頭會把一年的好兆頭洗掉,理發則會把一年的財氣剪斷。

5、忌諱搬傢、動土。立春日陽氣從泥土裡開始上升,是日動土將傷害地氣,將來不能風調雨順。是日搬傢意味著動太歲,不利一傢安康。

6、忌寡婦年破蒙、嫁娶。長汀客傢將農歷新年整年無立春節氣那年稱為“瞎目年”、“盲年”,贛南等其他客傢地區則多稱作“寡婦年”。凡是遇到“瞎目年”,都不宜破蒙上學。如適逢該年才到開蒙的年紀,則必須提前一年到孔廟拜孔夫子。之所以將沒有立春節氣的年份稱之為寡婦年,是民間認為沒有立春的年份結婚,女子必然克死夫命因而守寡。

寡婦年

寡婦年指農歷整年中都沒有立春的年份,是客傢人婚嫁、破蒙的大忌。而農歷一年中有兩個立春節氣的所謂“兩頭春”年份,同樣是不是結婚的好年頭。民間稱“兩頭春”年份為“孤鸞年”,認為孤鸞年不宜結婚,如是年結婚將造成婚姻孤寡、丈夫有外遇、妻子紅杏出墻等等,最後導致傢庭不幸福甚至破裂。

2006年就是一個的“孤鸞年”。是年立春時刻為公歷2006年2月4日,農歷為正月初七辰時即早晨7:25分左右。而2007年立春時刻為公歷2007年2月4日,農歷為2006年十二月十七日下午13點14分。可見農歷2006年年頭、年尾都有立春節氣,即兩頭有春。

因為農歷2007年的立春是在農歷2006年十二月,所以2007年本年沒有立春。但是2008年的春節為2008年2月7日,所以農歷2008年的立春在2007年的十二月二十八日,因此2007年是有立春節氣的,隻不過是在年末的時候。2007年不是“寡婦年”而隻是“單春年”。2008年本年的立春在2007年十二月裡,而2009年的春節為公歷1月26日,年內肯定有本年的立春,因此2008年和2005年是一樣的,整個一年都沒有立春的,是民間忌諱的寡婦年。

五千年中國史曾經使用過的歷法,有陽歷、陰歷和陰陽合歷,“盲年”是陰陽合歷某種“置正”安排的結果。陽歷(此特制中國古代陽歷而非現代陽歷或公歷),是中華民族最早使用的歷法,它是根據太陽運行的規律制定的。古人以為太陽繞地球運行,轉動一周為一年——今日我們知道是地球繞太陽公轉的周期,但古人的認識卻相反。據學者考證,戰國時還有太陽歷,一年十個月,以天幹為名,每月三十六日,分三旬,每旬十二日,日以地支為名,如此十個月三百六十日,加上五至六天不入幹支的“廢日”,一年就是三百六十五日或三百六十六日。在那種情況下,節氣的安排首先有“夏至”、“冬至”,繼而又有“春分”、“秋分”。一年先分春秋二季,後來再分出春夏秋冬四季,以至二十四節氣。古代文獻《管子》中有這種歷法的痕跡,彝族和西南少數民族的火把節與之有關。嶺南民間至今還流傳“冬至大過年”的說法,就是民間對這種歷法的記憶殘留。古人確實曾經以“一陽更始”的冬至作為元旦。這種太陽歷的回歸年,就不會出現“雙春”和“盲年”現象。

陰歷,又稱農歷、夏歷,是按月亮的盈虧變化來制定的。一個朔望月的周期是二十九或三十天,年的長短隻是月的整倍數,與回歸年無關。月也與四季寒暑節氣無關。希臘歷和回歷都屬於這種歷法。它的一年中,也不可能出現“雙春”、“盲年”。

陰陽合歷,是結合太陽和月亮運行的周期制定的。古人認為,日月是陰陽之精,日月合壁是最吉祥的征兆。陰陽合歷的安排就是這種追求的結果。一個回歸年按太陽的運行分為二十四節氣,有三百六十五或三百六十六日。但按照月亮的運行分為月,小月、大月十二個加起來,隻有三百五十四天或三百五十五天。兩者相比,相差約十一天。為瞭協調二者,古人采取“設閏”的辦法來處置,若幹年中就有一年是十三個月的。現在從商代的甲骨中還可以看到“十三月”的記載,就是設閏的明證。上世紀有學者報告,南方的瑤族還保存著“十三月”的叫法。現行“十九年七閏”的制度起源相當早。我國的歷史,自《春秋》以下,就有幹支歷日可查,足以為證。但置閏月,未必就造成一年兩個“立春”,或沒有“立春”。這裡又涉及“置正”的問題,即以那一個月為正月。從歷史記載來看,這種“置正”比較復雜:夏朝以寅月為正月,稱為建寅;商朝以今十二月為正月,建醜;周朝以十一月為正月,建子;秦朝以十月為正月,建亥。漢朝建立,初承秦制,以為得水德,亦建亥;後來到武帝時,經落下閎推算,又改成夏歷,以寅月為正月。

不同“置正”,就有不同的新年起點。例如建寅的,就以寅月的起點為元旦。這種辦法,自漢武以來,二千年中,雖經不斷完善,但大體沿用不變。在各種“置正”中,以十月、十一月、甚至十二月為歲首的都不可能出現上文所說的“雙春”或“盲年”,隻有以現在的正月,即“建寅”時,才會這樣。上世紀一百年中,出現瞭三十六個閏年,逢閏年,都有兩個立春;而閏年之後造成三十七個無立春的年份,其二十四個在第二年出現,十三個在第三年出現。每一個閏年,都造成一個無立春的年份。由此可見,“盲年”無春,並不是從來就有的,也不是什麼歷法都有的,它是人為安排的結果,與天無關,與運無涉。

但客傢民間又確確實實地存在著“盲年忌婚”的習俗,此俗何來?

此俗何時起源已不可考,但肯定遲於陰陽合歷被采用的漢武帝之後。至於忌諱的原因,則與農業和生育有關:

首先,以無立春為忌諱與農業有關。古代以農為本,客傢人尤其如此,立春為一年農事之始,是重要的節日,皇帝和地方官都舉行鞭春牛“勸耕”、“勸農”儀式。各地客傢至今還大量保留“舞春牛”之俗,說明客傢對立春節氣尤其註重。這一天的天氣如何,關系到一年吉昌。

其次,與古人崇信陰陽有關。一年之中,根據測景之術,分出瞭日照時間最長的“夏至”和最短的“冬至”兩個日子。以為“夏至”是陽氣最盛之時,而“冬至”是陰氣最盛之時。一年自冬至起,“一陽更始”,陽氣慢慢回升,到“夏至”達極盛,而後陰氣又慢慢滋長,到“冬至”達到頂點,一年年周而復始。陰升為順,陰滋為逆。民間術數至今還根據這個道理來操作。在古人的觀念中,陽是天,是男;陰是地,是女。一年四季都與陰陽相配,春為少陽,夏為老陽,秋為少陰,冬為老陰。於人分別為少男、老父、少女、老母。天地萬物的化育,與男女交媾生殖類同。春天陰陽平衡,就好比男女的和諧,正是生育季節。《尚書》中有“分命羲仲,宅嵎夷,曰暘谷。寅賓出日,平秩東作。日中,星鳥,以殷仲春。闕民析,鳥獸孽尾。”這些文字說明我們的祖先在幾千年前就觀察到瞭自然界的生殖規律,把它作為典章記載下來傳給後人。春,代表著交媾、生育。“春生、夏養、秋收、冬藏”的觀念歷史悠久。從《詩經》的年代起,春天就與性、與生育聯系在一起。《詩經》“有女懷春,吉士誘之”。

一年之中無“立春”,即無陽氣來臨。無陽為孤陰,不生。於人,無陽,即無男相配,無春等於無性,自然就是寡婦。所謂“寡婦年”、“盲年”,自然與生育有關。古人將“立春”與生育聯系起來。春天是生殖的季節,春不立,則生殖不旺。屈大均的《廣東新語》記載:“粵方言,凡禽、魚卵皆曰春。魚卵亦曰魚春子。唐時吳郡貢魚春子,即魚子也。”嶺南的“蛋”叫“春”。古代北方人叫“雞子”,嶺南人叫“雞春”。“卵”、“春”與“子”在這裡是同義的,而“卵”向來是生殖繁衍的像征。立春的像征是男孩,“無春”,等於“無子”、“無後”,這是婚姻最大的忌諱。

傳統農業社會中,人口數量往往決定宗族的生存,因此,人口增殖有最高的價值。傳統婚禮上充滿瞭生殖的像征,如花生(喻男女間生)、紅棗(早子)、蓮子(連子)、薑(喻孖生)、芋頭(多子),欖子(攬子)、餃子(姣子)等等,都表現瞭對人丁興旺的祈求。結婚最忌無子,“盲年”無“春”,自然就被視為不吉利瞭。“盲年”不吉,雙春也並不利。山東、河北有“一年兩個春,豆子貴如金”之說,湖北、河南、嶺南都有“兩春夾一冬,十個牛欄九個空”的說法。

適逢“盲年”,客傢人也有應對的辦法。按粵北翁源舊俗,“盲年”女子出嫁,帶一袋熟雞蛋上轎,下轎時往人群一撒,大傢歡呼“新娘生春嘍!”這樣一來,禁忌自然就破除瞭。於是,諸事大吉,皆大歡喜,其樂融融!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