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史 > 客傢清明習俗:遊春

客傢清明習俗:遊春

分類:作者:平哥日期:2021-11-12

清明是表征物候的節氣,意指天氣晴朗、草木繁茂。《淮南子·天文訓》雲:“春分後十五日,鬥指乙,則清明風至。”《月令·七十二集解》則曰:“三月節,……物至此時,皆以潔齊而清明矣。”“鬥指乙”即太陽處於黃經15度位置,此時為公歷四月五日前後,農歷則在三月初五左右,故清明節又多稱作“三月節”。

“遊春”俗稱“春遊”、“踏青”,一般指清明前後的野外嬉遊。古代帝王遊歷山川河海也稱作“春遊”或“遊春”,如司馬遷《史記·秦始皇紀》載曰:“維廿九年,皇帝春遊,覽省遠方。”客傢人春季抬神轎賽神亦稱作“遊春”,有些地方則俗稱“遊神”、“遊太公”或“遊公王”,其民俗活動的共同性在於鼓樂喧天地抬著神像遊村過戶,男女老幼隨著賽神的隊伍,既拜神祈福,又遊覽明媚春色,因此各種神明的賽神遊春均深受客傢民眾的熱愛。

“遊春”源自於中華先民上巳春會、春嬉習俗。《周禮·地官·媒氏》載曰:“仲春之月,令會男女,於是時也,奔者不禁。若無故而不用令者,罰之,司男女之無夫傢者而會之。”上巳期間盛行的春會是上古先民的狂歡節日。在中原華夏民族集團地區,上巳春會往往在桑林或水邊開闊的高地舉行,因而習慣稱之為“桑林會”或“春臺會”。桑林大會期間,未婚青年男女聚集在山丘的桑林裡、水岸邊,縱情歌舞、嬉戲,互相選擇意中情人,然後雙雙對對結伴“嬉遊”。

中華民族千古聖人之帝顓頊、帝堯、商契的誕生神話,無不與水邊的春會有關。

《呂氏春秋·古樂》:“帝顓頊生自若水,實處空桑,乃登為帝。”若水、桑林,不都正是春會嬉遊的典型媒質嗎?

《太平禦覽》卷八十引《春秋合誠圖》講述瞭堯母慶都與“赤龍”感應,然後造就瞭帝堯。

漢劉向《列女傳》卷一則記載瞭商契的母親簡狄在上巳沐浴“玄丘之水”過程中,與一個有玄鳥紋身圖案的美男子邂逅,於是有瞭一次刻骨銘心的嬉遊。這次嬉遊的結晶就是商契。

進入戰國時期後,浪漫的春會被禮教、儒傢思想改造成秦漢時期的上巳節。西漢時期,上巳的具體日期仍然沒有固定,仍然以夏歷三月的第一個“巳”日,作為節慶日。隨著民間對重日的偏愛不斷加深,更由於上巳日多發生在三月初三,因而兩漢之際多以三月三日為上巳日。直到魏晉時代無論官方還民間,均固定用三月三日作為上巳日。秦漢之後,上巳節不再保留求偶活動,由一個情人節演變成為一個求子節、生育節。漢代自建朝起就有官方的求子儀式。

魏晉南北朝時期,宗教色彩濃鬱的求子、求育習俗又進一步演變成為遊樂為主的“春禊”、“修禊”。農歷三月三上巳期間,人們盛裝出行,或到山谷采摘蘭草,或到水濱嬉戲洗浴,或到郊野宴飲行樂,認為這樣便可以祓除不祥。

唐代上巳春遊、修禊、宴飲之風仍然很盛,所謂“三月三日天氣新,長安水邊多麗人”正是當時民俗風尚的真實寫照。

客傢傳統的遊春不單純是遊覽春色,而是結合著祭祖、賽神、廟會等民俗活動同時進行。隨著客傢人口的不斷上升,原本以種植一季為主的耕種模式,變革為一年種植兩季。因此客傢人的耕種勞作隨之繁重瞭一倍,許多原本在二三月份才舉辦的民俗活動紛紛提前到正月,如閩粵贛客傢地區許多地方都將做社、祭伯公、祭祖等活動提前到正月十五前後。

但至今仍然有許多地區客傢保留著賽神遊春的傳統,如成都洛帶客傢每年三月初一的城隍出駕、三月初三的“搶童子”,又如贛南會昌三月三的真武祖師會等。也有將原本三月初的賽神節日延後到三月下旬的,如梅洲五華縣客傢的三月三天妃廟會已經在每年的三月二十三舉行。

客傢遊春作為宗族、村落的集體性民俗活動,在招展、飄揚的彩旗指引下,總是浩浩蕩蕩,不時地鞭炮齊鳴,敲著鑼,打著鼓,吹著嗩吶,從圍屋到田園,從田園到山坡、到圩市,最後又回到祠堂、院落。遊春的目的也不單純是個人祈福,而是祈禱世代居住的土地年復一年風調雨順、五谷豐登,同時祈禱國泰民安、社會和諧。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