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史 > 客傢民俗:補天穿(天穿節)

客傢民俗:補天穿(天穿節)

分類:作者:平哥日期:2021-11-12

客傢地區天穿節的“補天穿”習俗同樣源遠流長,清代各客傢地區方志中也多有記載。

清光緒元年《瑞金縣志》載:“(元夕)後五日,名天穿節,婦女作米糕、糖食祀天,曰‘補天穿’。”

清光緒十六年《花縣志》載:“(正月)十九日,仙姬大會,俗訛為‘天機籟敗’。各懸蒜於門,謂之辟邪惡;烙糯粉為大圓塊,加針線其上,謂之‘補天穿’。”

清同治十年《增城縣志》載:“(正月)十九、二十兩日名‘天機籟敗’,掛蒜以辟惡,又作餺飥禱神,曰‘補天穿’。”

清同治十三年《韶州府志》載:“(正月)十九日,掛蒜於門,以辟惡。”

民國二十五年《龍門縣志》載:“(正月)十九日,插桃枝、大蒜於戶,以辟惡。”

由上可知,清代客傢補天穿習俗主要有兩大活動,其一,“掛蒜於門”以驅除邪惡之氣;其二,“作米糕、糖食祀天”,除瞭祭祀女媧娘娘,還祭拜天公。

但宋代天穿節的節俗內容則以“摸石”、“度橋”等形式呈現,如《全宋詞》卷九十二葛勝仲《驀山溪·天穿節和朱刑掾二首》雲:“望雲門外。油壁如流水。空巷逐朱幡,步春風、香河七裡。冶容炫服,摸石道宜男,穿翠靄,度飛橋,影在清漪裡。”詩人故裡及為官之地均在江南地區,詩中所言風俗主要是江浙地區天穿節的寫照。“摸石”的本源是天穿節民眾到河裡尋找補天的“煉石”,再手持石頭從橋上走過,象征女媧補天的動作。但卻在宋代開始演變成為“摸石道”,且民俗寓意也不再是“補天”,而是“宜男”。宋代長期與遼、西夏分割,與金、元對峙,邊關地區常年征戰不斷,因此整個社會由上到下,對男丁的需求願望都特別強烈,由“補天漏”到“宜男添丁”便自然過渡、演變。

而同時,社會生活相對安定的江西不但經濟得到空前的發展,文化上也以特別自信的姿態出現,從精神信仰到歲時民俗,各方面均及其頑強地保留著漢文化的本來面貌。李覯詩“隻有人間閑婦女,一枚煎餅補天穿”,其“煎餅補天穿”正是唐代天穿節習俗的直接繼承。

現代客傢的天穿節民俗內容已更加豐富,且不同客傢地區隨著與當地畬、瑤、壯等各族先民的不斷融合,又形成瞭各自的節日特色。

作為正月半元宵節之後的第一個節日,正值“雨水”節氣前後,春耕還不是太繁忙,因此“天穿日”就等同客傢人的休息日。客傢舊俗,天穿節各行各業都要停止工作一天。因為是日“天穿地漏”,一切勞作也是白作。故俗諺雲:“天穿無嬲苦到死”、“天穿無嬲做到死”。天穿日,“上廣東”、“過汀州”、“過番”外出務工的客傢人,必然不擇此日出行。客傢民間認為天穿日那天天穿洞瞭,不管你做什麼都不會賺錢,就是賺瞭錢也會從“天洞”漏掉。

正如增城地區“仙姬大會”久而久之被訛作“天機籟敗”一樣,部分客傢地區也將“天穿日”訛作“田穿日”。該日,人們要吃糯米做的食物,以兆示田埂、壩頭更加牢固,不穿底、不穿洞,以保農田作物不受洪荒災害。“田穿日”一說主要流傳於粵東揭西、揭陽一帶。 12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