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史 > 安徽安慶春節風俗的傳統和現在

安徽安慶春節風俗的傳統和現在

分類:作者:平哥日期:2021-11-12

臘貨傳遞出最早的年味

醃制臘貨的習俗在安慶市由來已久,每年臘月晴好的日子,大街小巷到處都能見到晾曬的臘貨,這些臘貨經過陽光的“愛撫”,散發出陣陣誘人的香味,時刻傳遞著即將過年的信息,讓人們最先感受到瞭年味。

由於臘貨貯存時間長、食用方便、味道鮮美等特點為眾多市民所鐘愛,因此醃制臘貨始終是很多人傢臘月裡的“必修課”。以前醃制的臘貨主要用途是應急,臘月雨雪多、蔬菜稀少,不便買菜的時候,一傢人象征性地弄點臘貨下飯,或是臨時來瞭客人用於招待。這個時候,不管是客人還是傢人,隻要見到桌上有瞭臘貨,就會感到過年的氣息。醃制臘貨的另外一個目的是圖個好的吉兆,通過儲備的臘魚、臘肉、臘雞、臘鴨等,企盼來年的日子過得紅紅火火。從臘貨醃制、晾曬、食用的整個過程,每道環節都傾註著美好的願望,年味無意間也被滲入到瞭每道工序之中,時時觸及著人們的神經,一不留神就會想到快過年瞭,讓人最先接受到過年的信息。

現在,很多人傢仍然延襲著醃制臘貨的習慣,其目的已有所改變,更多的是為瞭品嘗它獨特的口味,其實,臘貨本身的特有味道就是年味的組成部分,隻是一部分人沒有這樣認為而已,現在想想,當醃制臘貨的那一刻就意味著離過年不遠瞭,過年的餐桌上又缺少不瞭這種傳統的年貨,所以說,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臘貨都是最早傳遞出年味的食品,從某種意義上理解,臘貨的味道就是年味。然而,如今不少人圖省事不醃制臘貨,想吃的時候購買也很方便,所以由臘貨反映年味的效果,在他們身上有所淡化,他們隻通過別人晾曬的臘貨感受到絲絲年味,缺少瞭自己動手傾心盡力操作的過程,而這一過程恰恰蘊涵著隻可意會的年味。由於生活水平的提高,一些傳統的過年習俗漸漸地省略瞭,如醃制臘貨、炒炒米、炸圓子等,這就是人們感覺年味漸淡的根本原因。

炒米飄出傳統的年味

炒米,對於廣大宜城市民來說,是一種非常熟悉的食品,然而很多人未必知道,炒米不僅是安慶市特有的食品,還是我國最早的快餐之一,在它的身上聚集著濃濃的年味,凝聚著安慶人民的智慧。

由於生活水平的關系,過去,很少有人平時炒炒米的,隻有過年的前夕,各傢各戶才炒炒米,炒炒米大多選擇寒冷的天氣,將洗幹凈的米經過冷凍,炒出來才松脆可口,經濟條件好的人傢用糯米,普通人傢則用粳米。炒炒米僅靠主婦一人是不行的,因為一個人操作顧上顧不瞭下,稍不留神就會將米炒焦,所以得有人打下手,控制爐灶裡的火候,男人早早地將柴劈好,在一旁看事做事予以配合,一邊陪伴著妻子,一邊倆人商量過年的一些細節,通常,結束炒炒米都要到深更半夜,雖然天寒地凍,但灶臺裡的火燒得屋裡暖洋洋的,營造瞭春天般的氛圍,一傢人其樂融融。每年的這個時候,空氣中都會不斷地彌散出炒米的香味,不諳世事的孩子也能切實地感覺到就要過年瞭。這段時間孩子們最高興,玩得再晚傢長也不會責備,看到誰傢燈火通明,串上門後將小嘴放甜點,準能有所收獲,無論是炒炒米、炒花生、蠶豆、還是炸圓子,都可以盡情地享受,平日的饑餓感也蕩然無存。但是,炒瞭炒米或準備瞭其他年貨的人傢,也僅僅在制作過程中慷慨大方,過年前後是不會輕易地給孩子吃的,因為當時的生活普遍清苦,所準備的年貨是為瞭接待前來拜年的客人的,要是讓孩子敞開吃,正月將缺乏待客之物。

在過去的日子裡,正月接待客人是離不開炒米的,拜年的客人一般耽擱的時間不會太長,盡到瞭禮儀還要到其他人傢去,而安慶素來有著“燒茶”的習俗,由於炒米食用十分便利,因此始終是過年待客的主要食品,為主、客節省瞭時間。炒米“一食兩用”的優點,是安慶人民在日常生活中提煉出來的智慧結晶,這種食用方法在全國非常稀少。國人尚且不知快餐這個名詞時,安慶人民早就食用炒米瞭,所以說炒米是我國最早的快餐之一。

因為炒米的特點突出、地域特征明顯,所以備受人們喜愛,很多背井離鄉的安慶人更是對其情有獨鐘。

炒米至今仍然是一種年貨,但早已不是稀罕之物瞭,由於炒米的制作過程較為繁瑣,很少有人自己制作,因此,在宜城的大街小巷到處都有加工經營炒米的,正因為如此,安慶人準備年貨少瞭這項工作,這一缺失的過程,在一定程度上淡化瞭年味。

除夕話不盡豐富的年味

要說年味,大年三十是最濃厚的,因為這一天一夜為“年”的凝結點,有著話不盡的年味。

雖然經過瞭多日的準備,大年三十這天,各傢各戶的主婦還是早早地為年夜飯忙碌著,因為這餐飯積蓄瞭一年的財力,是最講究、最奢侈的,普通的人傢平時舍不得吃的東西,這個時候傾其所有奉獻出來,傢庭富裕的人傢年夜飯更是豐盛。開席前,必燃放長長的鞭炮,一方面行“接祖”之禮,另一方面為慶祝親人團圓創造喜慶氣氛。年夜飯不管傢境如何,魚是少不得的,有魚則寓意吉慶有餘,除瞭食用的魚外,還要專門準備一份“聽話魚”,所選擇的魚種也很講究,大多使用鱖魚或鯉魚,目的是圖個口吉,“聽話魚”是不吃的,席間,晚輩祝福長輩、長輩關愛晚輩的美好語言,都由其聽取、記錄,年夜飯隆重而歡慶的氣氛將年味推向瞭高潮。

年夜飯快結束時,大人給小孩壓歲錢是必不可少的程序,但有瞭壓歲錢的孩子是沒有完全支配它的權力,隻能提取很少的一部分自己獨立使用,盡管如此,孩子們還是歡天喜地的,所營造的喜慶氛圍,成為年味的重要元素。吃過年夜飯,孩子們在傢裡呆不住瞭,成群結隊地開展自己喜歡的遊戲,真正地成瞭自由人,不管玩到什麼時候也不會挨罵的;男人則三五成群地聚集在一起,不是神吹海侃就是打牌,以此方式“守歲”;而女人還輕松不下來,因為大年初一是不幹傢務活的,尤其不能掃地,以免將“財喜”掃掉,所以三十晚上還要將傢裡收拾幹凈。

人們之所以感覺過去的年味濃,是因為到瞭“年關”,每個人都為過年而忙,無論是勞作的過程,還是思想意識都圍繞著過年這個主題,年味當然格外濃厚。現在,人們的日子好過瞭,生活的需求隨時都能滿足,再也不會有“年關”的意識,很多人將年夜飯也搬到瞭酒店,省掉瞭繁瑣的操辦過程,輕松地享受著過年的悠閑,但事物是一分為二的,有得必有失,缺失瞭籌辦年夜飯的經歷,年味在這個環節變得淡薄瞭許多。可是,“守歲”的年味整體上比過去濃,中央電視臺舉辦的春節聯歡晚會,為人們“守歲”提供瞭精神大餐,集聚瞭更多年味的成份。當電視機裡敲響新年的鐘聲,人們不僅燃放煙花爆竹,還通過各種現代化通訊手段拜年。年輕人在歌舞廳放聲高歌、翩翩起舞,盡情地歌唱美好的生活、品嘗甘甜的年味。現在的年味較之以前更豐富多彩瞭,有時代的氣息,年味有著眾多的體現方式,說不盡、道不完,隻要細心品味,每個角落都能嗅到過年的氣味。

拜年散發出和諧的年味

過年期間,拜年這項活動,將年味“發酵”到瞭極點,無論是街頭的景物,還是行人的裝扮,都以一種欣欣向榮的精神邁向春天的懷抱,空氣中的年味也洋溢著春的氣息。

按照傳統的習俗,安慶人拜年是有講究的,大年初一早上,女兒、女婿要到嶽父傢拜年,當然不能空著手去,至於攜帶什麼禮物則沒有規矩,根據自身經濟條件和嶽父、嶽母的喜好酌情而定。但進門時女婿一定要走在前面,因為新的一年開始,迎接的第一位客人是男人,這一年就會興旺發達、萬事如意,如果是女人則觸瞭黴頭,當年有可能不順心;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女兒是別人傢的人,自然也是客人瞭,而女兒、女婿是到嶽父傢的第一批客人,所以女兒不敢大意地率先進入父母的傢。

來到嶽父、嶽母的傢中,翁婿、母女之間相互祝福必不可少,主、客的分別也一目瞭然,嶽父、嶽母忙著端茶遞水,女兒、女婿坐定後,嶽母就會到廚房“燒茶”,所謂“燒茶”就是辦理便餐。為女兒、女婿“燒茶”,大多用面條、雞腿和五香蛋,懂事的女兒、女婿是不肯吃雞腿的,留著給嶽父、嶽母“做人”用,吃瞭中午正餐後,經過一番熱情的話別,才算完成給嶽父、嶽母拜年的任務。過去受經濟條件的制約,母女間少有走動,一年也見不瞭幾次面,初一這天也是母女說說私房話的大好時機,從她們的竊竊私語到開懷大笑,無不體現出喜悅的年味。

在那個年代,物質生活水平不高,但人們的精神充實,拜年,這種親情交流形式,在你來我往的過程中,使年味更加濃烈瞭。

如今,人們的生活條件改善瞭,拜年的方式多樣化瞭,電話、信息、網絡等現代化通訊工具,在一定程度上替代瞭行走式的拜年方式,使拜年的形式由流動的表象潛入靜止的“內存”。因為很多人將過年形式鎖定在傳統模式范圍,忽視瞭新興的拜年方式,所以感到現在的年味沒有過去濃,其實,現在的年味並不比過去淡,就拜年而言,年味更多的由現代化通訊工具來體現,這是社會進步的特征,人們已經漸漸地認同瞭這種便捷的拜年方式,濃濃的年味隨著現代化通訊工具融入人們的心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