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史 > 太原年俗文化

太原年俗文化

分類:作者:平哥日期:2021-11-12

生活中有節日,節目中有民俗;風俗使節日代代傳承,節日使生活五彩斑斕。舊時,太原地區月月有節日,而最隆重、最熱鬧,風情最濃厚的要數過年瞭。

舊歷年的正月初一日,民間稱過年,為區別於公歷元旦,後來又稱過大年。舊日,臘八節過後,太原人就忙著準備過年瞭,氣氛一日濃似一日。二十三日祭灶王,二十四日為大掃除之日,俗稱“胡打掃日”。從這天以後,年事準備工作達到高潮。

臘月初八,在太原是不喝臘八粥的,而是吃“餾米”,就是把至少浸泡瞭三天以上的糯米洗淘好後,加上大棗、紅豆,上鍋蒸熟。“餾米”吃起來又粘又甜,讓人心裡都甜滋滋的。

過去太原有一段謠諺:“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趕做活,二十七去趕集,二十八糊貼紮,二十九去打酒,三十日包餃子。”(貼紮,指各種對聯、年畫、窗花、門神等)天天有事做,日日有安排,一直忙到除夕下午,再將室外打掃一遍,即開始整點新衣帽,包餃子,準備迎神的香、燈等物品。

除夕之夜,各傢通宵不眠,俗稱“鏖歲’”。雞鳴之時,開始焚香、燃燈、擺供品、放花炮、接神、祀祖,然後合傢互相拜年。兒童向長輩叩頭拜年,長輩則賜以壓歲錢,以取吉利。按照傳統習慣,太陽出來之前就要吃罷早餐。早飯之後,出門拜年,親者登堂,疏者投刺,途中相遇,作揖點頭,互道吉祥話語,無非“恭賀新禧”、“恭禧發財”、“一年如意”之類。

商戶人傢在過年期間對財神的祭祀最為虔誠。清末以前,每年三月十五和七月二十二為祭祀財神之日。民國以後僅在過年時於錢垛、錢櫃或專設神位神龕致祭,焚香燃炮,供以雞、鴨、豬、羊。祭罷財神,方赴有買賣往來的各商戶傢中拜年。

舊日過年,時間拖得很長,一直持續到二十五日天倉節之後。初五日俗稱破五,民間俗言“破五不出門”,初六利出行,到初六商傢舉行開市,居民方始探親。初七俗稱人日,俗言是日天晴氣朗則利人口繁衍。初八黃昏後祭星神,於院內點燈七盞,象征北鬥七星,面北奠拜,以取一年順遂吉利。初十俗稱“十不動日”,相傳是日老鼠娶親。十三到十六為元宵佳節,幾日之內,夜間燈火輝煌,社火秧歌,熱鬧非常,俗稱“燈節”。二十俗稱“小添倉”,二十五為“老添倉”,東西米市設立倉官神位,眾往致祭,燃放火花。過瞭天倉節,新春期間的熱鬧方告結束。

天倉節,也叫填倉節,還有叫添倉節的。

先說倉神,有好幾種說法:第一種說是為紀念一位好心的無名倉官。相傳古時北方曾大旱三年,餓殍遍野,這位負責看守朝廷糧倉(天倉)的官員,就在正月廿五這天毅然開倉放糧救濟窮人。這位倉官知道自己觸犯瞭王法,放糧之後又放火燒瞭天倉,並自焚於火中。

第二種說法:倉神應當是倉星,《晉書·天文志》說:“天倉六星,在婁南,谷所藏也。”

第三是說西漢淳於衍曾做過糧倉官,為人正直,後遭人陷害,判死刑入獄,經女兒上訴赦免,後人為瞭紀念他,定正月廿五為天倉節。

還有一種說法是漢代鼎鼎有名的大將韓信。清韶公《燕京舊俗志》雲:“相傳倉神為西漢開國元勛韓信,俗稱之曰韓王爺,不知何所根據而然。其神像系一青年英俊者,王盔龍袍,頗具一種雍容華貴之相。”

老百姓弄不清也不管他倉神到底是哪一位神靈,反正都恭恭敬敬地供著。而且這天也著實熱鬧,宋代孟元老在《東京夢華錄》中就這樣記載:“正月廿五日,人傢市牛羊豕肉,恣饗竟日,客至苦留,必盡飽而去,名曰填倉。”

這邊得敞開肚皮吃,那邊還得儲備,太原有俗語說“點遍燈,燒遍香,傢傢糧食填滿倉。”這一天也得要買米面油鹽把過年吃空的“倉”補上,這是添倉的寓意。

為瞭祈求風調雨順,五谷豐登,誰傢都不敢怠慢,人們把谷面或軟米面捏成倉官爺、谷囤、糧倉及各種傢畜傢禽形狀的燈,裡邊要包上煮熟的紅棗豆子,燈芯用細谷梗裹棉花制成。入夜,燈內註油,將糧倉燈放在存糧處,牛燈放在牛圈窗臺,雞燈放在炕頭,狗燈放在門上邊,貓燈放在墻角等,然後一一點燃。最可喜的是那位倉官爺燈,燈高五寸多,爺頭戴紅纓帽,左手執一面簸箕,右手拿著鬥,騎著馬,馬身上還馱著不少口袋。倉官爺燈要放置在一個大碗裡,再漂浮在水甕中。放的時候要念叨:“倉官爺爺飲馬來,銀錢糧食(或麻子、黑豆)馱著來,麻子炸瞭油,黑豆喂瞭牛。”

中國人過節最大的特色是吃,每個節都得吃出花樣來。太原人過天倉節是吃“蓋窖餅”,其實就是傢常烙餅。窖以前幾乎傢傢都有,可不就是倉嘛,吃“蓋窖餅”的寓意,是將從頭年臘月為準備過年而打開的窖口蓋住,不讓窖裡的食物被胡吃海喝光瞭,要細水長流。

最妙的是,這一天隻進不出,於是糧滿囤、水滿缸、柴炭滿灶間,但是講究的是財物不往外流,傢裡的東西概不外借,哪個二愣子要真不懂這鄉俗出去借東西,恐怕真得四處碰壁灰頭土臉瞭。

民國時候,太原人還紅紅火火地過天倉節呢,一轉眼百八十年過去,現在住進高樓大廈都沒有倉庫瞭,甚至都不用囤糧食瞭,過年備一些大白菜、土豆和大蔥的人還有,但也越來越少瞭,社會安定祥和富足,東西在哪兒都買得到。

倉神下崗瞭,也許已經離我們而去,不知道老人傢現在何處高就?我心裡隱隱有一些惆悵,天倉節沒瞭,我們失去的僅僅是這樣一個節日嗎?是不是對糧食的敬畏也沒瞭呢?是不是那種踏實對待生活的態度也淡瞭呢?何況,還有那麼多有趣的講究,那是一個多麼接地氣的節日啊。 123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