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史 > “含山軋蠶花”新生命的誕生

“含山軋蠶花”新生命的誕生

分類:作者:平哥日期:2021-11-12

虔誠的祭拜,真心的祈求。傳承千年的軋蠶花,在他的努力下重新煥發新的生命。

他是吳水霖,含山“軋蠶花”民俗活動最早的策劃者。

紮蠶花是清明廟會祭拜蠶種的習俗,其中以含山軋蠶花最為著名。說起含山軋蠶花,杭嘉湖桑蠶區的蠶農們無不知曉。

在上千年的時光中,軋蠶花的習俗代代相傳至今。每到清明時節,傢傢戶戶的蠶農虔誠地爬上含山祭拜蠶花娘娘,祈求來年風調雨順。

這是千百年來含山周邊乃至江蘇吳江等地蠶農的傳統習俗,每一次的祭拜都是對傳統習俗的一次傳承,每一次傳承都能影響和感動更多的人。吳水霖就是軋蠶花習俗的親歷者和傳承者。作為土生土長的含山人,即使已經過去瞭多年,已經65歲的吳水霖猶記得當年的盛況。含山上,蠶農們紛紛在蠶花殿裡“祭蠶神”,仙人潭中“卜蠶事”,背“蠶種包”,拜“蠶花娘娘”。

京杭大運河的兩岸停著無數隻的小船,“踏白船”、“標桿船”、“打拳船”的競技表演輪番上演。

小孩兒紛紛牽著父母看“吊臂香”、“紮肉蜻蜓”等功夫表演。

所有活動都是蠶農為瞭沾蠶花喜氣,祈盼養蠶豐收。這些蠶農的習俗和表演技藝在吳水霖的腦海中留下瞭難以磨滅的記憶,而這些記憶恰恰成瞭他後來的工作動力,讓他即使在年老的時候依然能夠為這件事情四處奔走,不辭辛勞。

盡管含山軋蠶花經過瞭抗日戰爭和文革的洗禮,但文革結束後,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的含山清明日,遊人紛紛上山,蠶花遍地,拳船、踏白船馳進塘港,軋蠶花活動恢復照常並一直傳承至今。然而隨著京杭運河的拓寬以及來往船隻的密集,原本充滿著熱血的“踏白船”、“標桿船”等水上競技活動不適宜在水上表演,並逐漸消失在人們的視野中。

眼見著軋蠶花的民俗活動項目日益衰落,吳水霖的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長期以來熱衷於民俗活動研究的他覺得要為“含山紮蠶花”這個民間自發的盛大節日做些什麼。

1996年,正在宣傳文化中心工作的吳水霖,參與策劃瞭首屆含山蠶花節暨“含山軋蠶花”民俗活動,在保留原有活動的基礎上,增加瞭 “選蠶花姑娘”、“背蠶娘”等現代文明內容,滿足瞭不同人群的審美需求,凝聚瞭“軋蠶花”人氣。使“含山軋蠶花”年年人山人海,規模空前。連上海、杭州、蘇州等地的遊客,也慕名前來參加盛會,甚至還有西方國傢以及日本的民俗專傢,遠道而來考察。

12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