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史 > 古密州(山東諸城)清明節戴柳帽的習俗

古密州(山東諸城)清明節戴柳帽的習俗

分類:作者:平哥日期:2021-11-12

古密州,現在的山東諸城。始自西漢初年,宋代大文豪蘇東坡曾任密州太守兩年,在這裡寫下瞭《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江城子.密州出獵>等千古名篇。

古密州清明節時,人們都喜歡用新發的柳枝編頂帽子戴在頭上,而且在柳枝帽子上還要纏上二十八根紅絲線,嫩綠的柳葉襯著紅紅的絲線,煞是好看,據說這一習俗是為瞭紀念一位姓柳的賢惠女子。

密州城東有條墨河,河兩岸柳樹成蔭。河岸邊的柳傢莊有個柳蘭姑娘。柳姑娘心靈手巧,識文斷字,女紅做得尤其好,在十裡八鄉很有名,被人稱為巧柳姑娘。柳蘭到談婚論嫁的年紀後,許多做媒的登門求親。後來柳姑娘嫁給瞭本村的一周姓後生,為人忠厚老實。後生與老爹相依為命,除瞭幾畝薄地,平時就靠做些短工維持生計。自從柳蘭嫁入周傢後,勤儉持傢,孝敬公爹,一傢人平安和睦,其樂融融。

這年國傢戰事不斷,兵源短缺。在一次外出後,後生被強征到軍隊服役,一走便沒瞭音信,隻留下柳蘭和公爹一起生活。少瞭丈夫的柳蘭在傢恪守婦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從來不惹是生非。

村裡一潑皮無賴覬覦柳蘭的美色,沒事常到周老漢傢轉悠。幾次糾纏都被柳蘭嚴詞拒絕,無賴不禁惱羞成怒,於是四下散播謠言,說柳蘭趁丈夫不在傢與人有染。剛開始人們都不相信,但潑皮說的有鼻子有眼,時間一長,人們看柳蘭的目光就有些變瞭。

這年年後,周老漢得瞭一場重病,柳蘭尋醫問藥,細心照料,慢慢好轉。公爹大病初愈,身子比較虛弱,柳蘭就請鄰居幫忙,把傢裡養瞭多年的一隻大公雞殺瞭,燉瞭湯給公爹補身子。沒想到柳蘭第二天從田裡回來發現公爹竟一命嗚呼。周傢族人見死瞭人,就告瞭官。

州官孔大人聽人來報,忙乘坐小轎,帶瞭仵作和捕快來到柳傢莊。經過現場勘驗,周老漢系中毒而死,但所中何毒卻弄不明白。周老漢平時為人和善,與人無爭,誰會下毒呢?孔大人詢問瞭幾個在場的人,都支支吾吾地不肯說。那潑皮無賴見狀站出來說,定是那柳蘭見丈夫遲遲不歸,耐不住寂寞,與別人勾搭成奸,被公爹撞見後殺人滅口。孔大人聽瞭,加上眾人的議論覺得有道理,遂把柳蘭帶到縣衙審問。

公堂之上,柳蘭連呼冤枉,矢口否認與人私通。一番大刑下來,柳蘭實在熬不過,隻得胡亂招認與一外鄉人有奸情,孔大人命人查找那外地人,自然找不到。孔大人隻得把公文上報府衙。不幾天回文批示:婦害公爹,有違天倫,為警世人,殺一儆百,斬立決。孔大人接到回文,不待秋後,就把柳蘭的斷頭之日定在清明節。

清明節這天,刑場上人山人海,大傢都來看名揚一時的巧柳是個什麼樣子。時辰一到,三聲追魂炮響,柳蘭姑娘自知時辰已到,抬起頭,淚眼婆娑地向眾人道:“眾位鄉鄰,事已至此,我柳蘭死不足惜,可是我問天問地,自問沒做過有違人倫之事,今日清明,我就以死來證明我的清白吧。”然後轉過頭對孔大人說:“大人,民婦年已二十有八,死瞭也不算夭壽。我的冤屈自不必說,隻希望大人以後為官清正廉明,也不枉我屈死一回。”

監斬完畢,孔大人回到衙門,正好有位好友來拜訪。二人酒足飯飽,弈棋為樂。一番廝殺,孔大人漸漸落瞭下風,他冥思苦想瞭半晌想瞭一妙招。一子落下,好友連呼:“好棋,好棋,孔大人這棋真是毒啊,不亞於十年的雞頭。”孔大人心裡一動,忙問十年的雞頭如何講。好友微微一笑,說:“兄臺有所不知,十年的雞頭賽砒霜啊,而且雞頭毒無色無臭,殺人於無形。”孔大人一下記起審問柳蘭時,她曾不止一次提到,周老漢喝的雞湯就是用養瞭十幾年的一隻雞燉的!當下他把柳蘭的案子細細一想,登時一跤跌倒,驚呼道:“我錯殺柳氏瞭。”

孔大人後悔莫及,清明節當天就寫好上報文書請求自罰俸祿,並傳下佈告,清明三日全城人皆用柳枝編帽子戴在頭上,又在柳枝上纏上二十八根紅絲線,謂之“戴柳”,以紀念屈死的柳蘭,同時也警示為官者不要偏聽偏信,妄自尊大。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