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史 > 古代年俗文化溯源

古代年俗文化溯源

分類:作者:平哥日期:2021-11-12

我們現在說的“過年”、“春節”就相當於古代的“元日”。實際上,許多節日、節氣都與古時的農耕文化有關,元日也不例外。

《禮記·月令》講:“是月也,天子乃以元日祈谷於上帝。乃擇元辰,天子親載耒耜,措之於參保介之禦間,帥三公九卿諸侯大夫,躬耕帝藉。”

也就是說在元日這天,天子會祭祀上天以祈求風調雨順,谷物豐登。並且天子還會拿著耒耜(古代農具)親自示范耕種。民以食為天,在生產力水平還不是很高的時候,一年的糧食收成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元日這一天是非常重要的日子。而我們現在說的過年中的“年”字,在甲骨文與金文中,就是一個人背著禾的形象,表示谷物成熟、豐收的樣子。所以,過年原本就是慶祝豐收的意思。

那麼,在古代都有哪些比較典型的年俗文化呢?其實,大抵和現在的年俗類似,隻是在稱呼上有些不同罷瞭。在宋代《夢粱錄》中:

“士庶傢不論大小,俱灑掃門閭,去塵穢,凈庭戶,換門神,掛鐘馗,釘桃符,貼春牌,祭祀祖宗。”

其中“ 換門神,掛鐘馗”很好理解,而“釘桃符,貼春牌”,可以理解為貼春聯、貼“福”字,但“桃符”的由來與最初的門神也是有些關聯的。所以,春聯與門神的起源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春聯與門神的起源與發展

“桃”就是桃木板,在桃木板上寫字就是“桃符”,這便是春聯的前身。最初古人會在桃符上寫“神荼、鬱壘”幾個字。神荼與鬱壘又是門神上最古老的神人像。

神荼與鬱壘的傳說可追溯至黃帝時期。傳說有座神山叫“度朔山”,在神山上有大桃木,桃枝間萬鬼出入,神荼與鬱壘能收服惡鬼,將惡鬼喂給老虎。黃帝為瞭驅除兇惡在門戶上畫瞭神荼鬱壘與虎的形象,此後被人效仿,神荼鬱壘多被畫在桃木上。

《荊楚歲時記》:“造桃板著戶,謂之仙木。繪二神,貼戶左右,左神荼、右鬱壘,俗謂之門神。”有關神荼鬱壘的確切形象在漢代的畫像石畫像磚上有所體現。

有些普通人傢就直接將神荼鬱壘的名字直接刻寫在木板上,於是便有瞭“桃符”。五代後蜀時,桃板上的“神荼鬱壘”四個字逐漸被聯語代替,在民間頗為流行。

到瞭宋代,隨著紙的應用,對仗工整的聯語被寫在瞭紙上,時人稱“春貼紙”。到瞭明朝則正式出現瞭“春聯”一詞。一直沿用至今。

說完瞭春聯的起源,接著說門神的發展。門神上的人物除瞭前面說到的神荼鬱壘,在漢代還多以古代勇士的形象作為門神。比如在班固所著的《漢書·景十三王傳》中提到:“廣川惠王越,殿門有成慶畫,短衣大挎長劍。”

“成慶”是春秋時期的勇士。可能在古人眼中,這些勇士在死後具有某種法力,正好能阻擋鬼魅吧。

到瞭唐朝又出現瞭兩個門神上的經典形象,秦叔寶與尉遲恭。秦叔寶與尉遲恭是唐朝的開國功臣,是著名的武將。秦叔寶與尉遲恭因為曾替唐太宗鎮守宮門,因此得以成為民間的門神。後又有關羽、鐘馗、趙雲、孟良、焦贊等進入門神的題材中,基本上是延續瞭漢代以勇士形象為門神的習俗。隨著人們觀念的轉變,在武門神之後又出現瞭文門神。武門神是守護神,一般被貼在外門,可以鎮宅護院。而文門神一般會用文官朝臣作為門神畫的人物,所以又稱作“門官”,文門神的題材很多,連生貴子、招財進寶、金榜題名等,多寓意吉祥。

最特別的門神是雞的形象,因為公雞會在天明的時候報曉,“雄雞一唱天下白”,公雞報曉時天就亮瞭,而鬼魅一般在夜間出行,所以,古人認為將雞畫在門上也能守護門庭。

除瞭貼春聯、門神,“求福”的起源也很早。前文中所謂“貼春牌”說的就是貼福字,當時的福字已經被寫在瞭紅紙上。

貼“福”字與“福”文化

早在甲骨文中就有瞭“福”字,其為捧著器具向神明進獻的形象。但古人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貼福字的呢?相傳薑太公封神時封瞭自己的老婆為“窮神”,並規定貼瞭“福”字的地方不能去,於是傢傢戶戶都趕緊貼起瞭福字,生怕窮神到自己傢裡。不過由於年代久遠,對於古人貼福字的歷史早期並沒有更為可靠的記載。不過至遲不會晚於宋代的“貼春牌”。

但從歷史文獻中可知,古人很早就對於“福”情有獨鐘。說起來“福”到底是什麼?平安是福,吃虧是福,傢庭和睦是福,子孫滿堂是福,長命百歲是福……每個人的理解都不一樣,《韓非子·解老》中曾有“全壽富貴之謂福”,可見啊,古人比我們還貪心。

最愛寫福字的清朝的皇帝們。在清朝,自康熙之後,在每年的臘月清朝皇帝都會親自寫“福”字賞賜身邊的近侍、後妃、朝廷大臣,以示恩寵。

在清朝的瓷器上常常出現蝙蝠紋,也是代表瞭“福”。“蝠”與福音同,並且從生活習性上來說,蝙蝠休息時都是倒掛著的,恰好有“福到”的意思,因此,在古代的許多祠堂、廟宇都專門騰出給蝙蝠居住的地方,希望能“福(蝠)臨門”。

中國年俗文化淵源流長,從桃符到春聯,從神荼鬱壘畫於桃木上到眾多門神的誕生,從貼春牌到貼福字。每一個年俗都是經過千年的文化積淀。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