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史 > 包頭民間端午節習俗

包頭民間端午節習俗

分類:作者:平哥日期:2021-11-12

從2008年端午節被定為法定假日起,一些淡出人們生活的端午習俗被人們重新撿起。端午節是春末夏初最為隆重的一個節日。據說端午節的名稱在我國所有傳統節日中叫法最多,有20多個,端午節、端五節、端陽節、重五節、重午節、天中節、夏節、五月節、粽子節等。

陰歷五月,包頭民間稱之為“惡月”,亦曰“惡五月”,有“善正月,惡五月,不好不賴三四月”的俗諺。在五月裡,包頭人的忌諱非常之多,不搬傢動土,不嫁娶收拾,凡事幾乎沒有什麼大的動作,頗有躲災避難的意思。

五月何以要叫作“惡月”或“惡五月”呢?卻是自古即有的說法。《太平禦覽》卷二二引董勛《問禮俗》曰:“五月俗稱惡月,俗多六齋放生。”既要齋戒,又要放生,都是為瞭潔身自好以求吉。董勛為漢晉時人,可見惡月之稱由來已久。

因此古人所謂端午節,其習俗,多半是為瞭趨吉辟邪,至於紀念屈原雲雲,是後加的變通性內容。考察包頭民間的端午節習俗,完全可以證明這一說法。包頭民間的端午節習俗內容豐富,主要圍繞防毒祛邪展開。

飲雄黃酒

舊日的包頭,在端午的清晨,都要飲雄黃酒,以防毒蟲和時疫的侵襲,同時要在幼兒的耳鼻等處塗抹,防止蚰蜒、蜈蚣等鉆入,還要在孩子的額上點朱砂點、雄黃點,也是防毒辟邪的意思。

端午飲藥酒,其歷史甚為久遠。孫思邈《千金月令》曰:“端午,以菖蒲或縷或屑,以泛酒。”至於飲雄黃酒,清顧祿《清嘉錄》卷五曰:“研雄黃末,屑蒲根,和酒以飲,謂之雄黃酒。又以餘酒染小兒額及手足心,隨灑墻壁間,以祛毒蟲。”清潘榮陛的《帝京歲時紀勝》及《燕京歲時記》也都有類似的記載,說明這一風俗不僅形成歷史長久,流行范圍也很廣。

采艾草

端午日,包頭鄉間民眾都要在太陽未出時到田野去采艾草,然後將采回的艾草懸掛在門頭上,以防邪毒的侵入。或者要煮艾葉以洗浴,一些婦女,則將艾葉插於耳朵之後,或編成人形、虎形,插飾在發髻鬢角。艾草曬幹之後,多數也都貯藏以作藥用,到蚊蟲肆虐時,則用以燃熏,效果良好。又包頭民間傳說,端午這天正午時分所采的百草,都可作藥,而且藥性絕佳。

端午采艾或以艾辟邪,是從古至今不變的風俗。包頭民間之以煮艾水沐浴,與古之浴蘭相似,而於露水中采艾草,頗有古代蹋百草之遺意,也是借露水的清涼消除毒熱的意思。

食涼糕

與南方端午節吃粽子不同,包頭民間在這一天吃涼糕。涼糕用本地特產的黃米發酵熬煮做成,晾涼之後,切塊而食,黏而不膩,具有特殊風味。之所以不吃粽子,主要是本地並不生產糯米,也沒有粽葉可以利用,也是一種因地制宜的辦法。而且涼糕性涼,是暑熱之中的宜節食品,所以廣受民眾歡迎。

貼五毒符

端午日在古代亦謂之五毒日,是各種毒蟲毒性最為猖獗的時候,所以民間就通過供神等手段來降伏毒蟲。在古代,有貼天師符的,有掛鐘馗圖的,也有粘五色桃印彩符的,而包頭鄉間,則貼五毒符,剪紙為雞和虎,作為降伏毒蟲的鎮物。《綏遠通志稿》中記載:“五月五日為端陽節,綏人通稱端午。采艾供神,插門戶,並煮水盥洗,以祓除不祥。剪彩紙為蛇、蠍、蜈蚣、蝦蟆諸物,另鏤一虎、一雞,以鎮之。合貼於屏風或門戶,曰五毒符,有鏤作葫蘆懸之者,並造華勝粘於門戶者。朝飲雄黃酒,以驅邪疫。食粽子、涼糕、麻團,仍互相饋送。以雄黃點小兒耳鼻,避毒蟲也。結五色線系蒼術,為小兒女佩之,名長命繩。婦女亦有制艾虎、艾人以插鬢者。”這段記述,實際上是對舊日綏遠地區民間端午習俗的集中描寫,其中包含的內容,現在還大多流行。

戴長命繩、端午雞雞

長命繩也叫長命索,是用五色線擰成的,五月初一是一色,逐日添加,到端午時增加為五色,拴掛在孩子的腕間或脖子上。端午雞雞是用紅佈縫的雞形小包,有頭、爪、翅膀、尾巴等,其中裝五谷、雄黃等,用五色線拴起來,縫在孩子的胸前背後,也有作正三角形或心形者。

關於五色線的來源與功用,漢應劭的《風俗通》言之甚詳:“五月五日以五彩絲系臂,名長命縷,一名續命縷,一名辟兵繒,一名五色縷,一名朱索,辟兵及鬼,命人不病瘟。”

躲端午

包頭民間所謂躲端午,有幾種說法,一種是指端午日足不出戶,以避熱毒;一種是指出嫁的女兒回娘傢過節。屆時,人傢紛紛將出聘的女兒接回,實際上就是古代端午女兒節的翻版。

還有一種,則是指癩蛤蟆躲避人們的捕殺。端午這一天,萬物之性達到極點,有毒者毒性最為強烈,作藥者藥性最好,所以人們按照古來傳統,捕殺蟾蜍,即所謂癩蛤蟆,以作藥用。說也奇怪,癩蛤蟆在這一天似乎知道別人要逮它,所以都紛紛隱藏起來,人於是謂之為“癩蛤蟆躲端午”。端午日之捕蟾蜍做藥,自古即然。有意思的是,古代的官方醫療機構,還把端午的捕蛤蟆,當作一項重要工作來抓。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