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史 > 修禊節

修禊節

分類:作者:平哥日期:2021-11-12

“修禊節”是我國上古、中古時代的一個全民性節日,時間原在農歷三月上旬巳日,又稱“上巳節”。“修禊”就是登高,賞花、祈福、沐浴的活動。修禊節始於西周,承傳秦漢、盛於魏晉六朝,隋唐兩宋,是古代一個全民性的節日,著名的書法作品《蘭亭序》就是王羲之參加修褉活動時的作品。

修禊(xiū xì),漢語詞語,是古已有之的消災祈福儀式,後來演變成中國古代詩人雅聚的經典范式,其中以發生在晉唐會稽郡山陰城(今紹興越城區)的蘭亭修禊和長安城曲江修禊最為著名。

據悉,修禊,古俗稱之為“祓禊”。祓,是祓除病氣和不祥;禊,是修潔、凈身。修禊節是一種源於西周的古老習俗,即在農歷三月上旬的“巳日”這一天(也稱為“上巳節”,曹魏時,改為農歷每年三月初三),人們相約到水邊沐浴、洗濯、祭祀,借以祈福免災。

邢臺前南峪是太行山上一顆璀璨的“明珠”,被譽為“太行山最綠的地方”。經過考證後,在前南峪景區恢復瞭“修禊節”這個傳統民間節俗,迄今已連續舉辦八屆。

修禊溯源

由女巫導演,於三月上巳沐浴除災祈福。漢代應劭的《風俗通義》把禊列為祀典,說:“禊,潔也”。春日萬物生長蠢動易生疾病時於水上洗濯防病療病。《後漢書,禮儀志》即有“祓禊”(祓是古代除災祈福儀式),此志曰:“是月上巳,官民皆潔於東流水上,曰洗濯祓除,去宿垢,為大潔。”去宿垢,是除去舊病。這裡劉昭作註說:“韓詩曰鄭國之俗,三月上巳溱洧兩水之上,招魂續魄,秉蘭草祓除不祥。”所以後漢祓禊還學古代女巫用香薰花草沐浴,去病患,除鬼魅,作祈禳。而禊的另一說法,摯虞說漢章帝時平原徐肇三月初生三女至三日俱亡,所以舉行祓禊,因為有災,洗濯消災祈福。

蘭亭修禊

歷史記載,公元353年的三月初三(古代春天的修禊日),四十多位全國軍政明星應東道主會稽內史王羲之的邀請,亮相於會稽郡山陰城的蘭亭,飲酒、寫詩、觀山、賞水,魏晉以來顯赫的傢族差不多都到齊瞭:王傢、謝傢、袁傢、羊傢、郗傢、庾傢、桓傢等。魏晉曠達、清雅、飄逸、玄遠的時代氣質使得這次聚會完全喪失瞭政治色彩,哪怕組織者王羲之是會稽市長,哪怕參與者大多是全國的軍政大腕。貴族雲集山陰城,在蘭亭修禊,曲水流觴,飲酒賦詩。後來會稽市長王羲之匯集各人的詩文編成集子,並乘興作《蘭亭集序》,文采燦爛,雋妙雅迪,書法更是遒媚勁健,氣勢飄逸,被後世推為“天下第一行書”。

其他修禊

自蘭亭修禊後,修禊之風日盛,但真正波及全國范圍、影響瞭幾代人的修禊活動是在清康乾年間,揚州瘦西湖畔發生的三次“紅橋修禊”,主持者皆為當時的名士,參與者多達近萬人,規模、影響達到極致。由於康熙、乾隆的六次南巡,揚州鹽商在瘦西湖兩岸爭地構園,形成瞭“兩堤花柳全依水,一路樓臺直到山” 的盛況。“紅橋”,位於瘦西湖南端,始建於明末崇禎年間,原為紅色欄桿的木橋,後在乾隆元年改建為拱形石橋,取名虹橋。清初著名文人吳綺在《揚州鼓吹詞序》中是這樣描述它的:“朱欄數丈,遠通兩岸,彩虹臥波,丹蛟截水,不足以喻。而荷香柳色,曲檻雕盈,鱗次環繞,綿亙十餘裡。春夏之交,繁弦急管,金勒畫船,掩映出沒於其間,誠一郡之麗觀也。”李鬥亦形容它如“麗人靚妝照明鏡中”。在橋上觀瘦西湖美不勝收,文人墨客皆好在此憑欄吊古,吟詩賦文。

王士禛開先河

開紅橋修禊先河的是清代著名詩人王士禛(後人亦稱王漁洋),他在揚州任推官期間,“晝瞭公事,夜接詞人”,“與諸名士遊無虛日”,是一位主持風雅的人物。他死後,揚州人民把他和宋代歐陽修、蘇軾並列,建“三賢祠”紀念。康熙元年(1662)春,他與揚州諸名士集於紅橋,眾人“擊缽賦詩,遊宴不息”,此次修禊,王士禛作《浣溪沙》三首,其中廣為流傳的名句有:“北郭清溪一帶流,紅橋風物眼中秋,綠楊城郭是揚州”。眾人皆和韻作詩,一時傳為佳話。清代著名詞人納蘭性德也曾和《浣溪沙》一首:“無恙年年汴水流,一聲水調短亭秋,舊時明月照揚州。曾是長堤牽錦纜,綠楊清瘦至今愁,玉鉤斜路近迷樓”。康熙三年春,王士禛復與諸名士修禊於紅橋,王士禛一連作瞭《冶春絕句》二十首,其中膾炙人口的的一首是:“紅橋飛跨水當中,一字欄桿九曲紅。日午畫船橋下過,衣香人影太匆匆。”唱和者更眾,一時形成“江樓齊唱《冶春》詞”的空前盛況。幾年後,就連王士禛自己也不無得意地與先輩王羲之相提並論,在為其詩集作序時說:“紅橋即席賡唱,興到成篇,各采其一,以志一時盛事,當使紅橋與蘭亭並傳耳。”後編成《紅橋唱和集》三卷。直到今天,王士禛留下的“綠楊城郭”、“冶春”這兩個佳詞,揚州人無不耳熟能詳。

孔尚任紅橋修禊

20多年後,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三月三日,年屆不惑的風流才子孔尚任在廣陵期間,又一次發起瞭“紅橋修禊”。此次參加的名士24人,其中不少還是王士禛的朋友 。因為參與者籍屬八省,所以孔尚任稱這次聚會為“八省之會”。孔尚任在揚州登梅花嶺,遊平山堂後,懷著對王士禛極為崇敬的心情,詩興大發,在這次修禊日寫作出瞭大量絕妙佳作。如七律《揚州》詩:“阮亭合向揚州住,杜牧風流屬後生。廿四橋頭添酒社,十三樓下說詩名。曾維畫舫無閑聊,再到紗窗隻舊鶯。等是竹西歌吹地,煙花好句讓多情。”另一首《三月三日泛舟紅橋修禊》:“楊柳江城日未矄,蘭亭禊事共諸君。酒傢隻傍橋紅處,詩舫偏迎袖翠群。”他在《紅橋修禊序》中記錄瞭這段文學雅事:“康熙戊辰春,揚州多雪雨,遊人罕出。至三月三日,天始明媚,士女祓禊者,咸泛舟紅橋,橋下之水若不勝載焉。予時赴諸君之招,往來逐隊。看兩陌之芳草桃柳,新鮮弄色,禽魚蜂蝶,亦有暢遂自得之意。乃知天氣之晴雨,百物之舒鬱系焉。”揚州的經歷為孔尚任留下戲劇史上的不朽名作《桃花扇》提供瞭豐富的創作素材。

盧見曾之盛況

而就其規模、影響言,蔚為壯觀的當為時任兩淮鹽運使的盧見曾(亦稱盧雅雨)主持的第三次紅橋修禊。盧見曾為官頗有政績,且為人正直,喜好詩文,“主東南文壇,一時稱為海內宗匠”,是清代著名的文學傢。才子紀曉嵐將長女嫁給他的長孫,足見其威望。在揚期間盧見曾廣結文 人,飲酒作樂,集一時文酒之盛。他效王士禛、孔尚任紅橋修禊舊事,數次修禊紅橋,鄭板橋、金農、袁枚、羅聘、厲鶚等名士均曾參與。其中最為出名的是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三月三日,盧見曾邀集諸名士於倚虹園“虹橋修禊”廳,作七律四首,其中名句有:“十裡畫圖新閬苑,二分明月舊揚州”等,各地依韻相和者竟有七千人,最後編輯出的詩集達三百餘卷,並繪《虹橋覽勝圖》以紀其勝,紅橋修禊的美名傳遍瞭大江南北,成為中國詩歌史上的盛事。揚州八怪之一的鄭板橋也參加瞭這次修禊,他與盧見曾交往甚密,寫有《和雅雨山人紅橋修禊詩四首》、《再和盧雅雨四首》。盧見曾在文人雅士宴集時,獨創出“牙牌二十四景”的文酒遊戲,即將瘦西湖二十四景刻在象牙骨牌上,大傢依次摸牌,以所得之景,當場吟詩作句,不能者則罰酒一杯。這種遊戲方式,很快就在全國流行起來,二十四景也隨著文人們的詩句聲名遠揚。 12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