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史 > 俗語:白露身不露 赤膊當豬玀

俗語:白露身不露 赤膊當豬玀

分類:作者:平哥日期:2021-11-12

白露為每年陽歷9月7日、8日前後,此時太陽黃經165度,天氣轉涼。《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說:“八月節……陰氣漸重,露凝而白也。”天氣漸轉涼,會在清晨時分發現地面和葉子上有許多露珠,這是因夜晚水汽凝結在上面,故名白露。

進入白露時節,夏季風逐漸為冬季風所代替,多吹偏北風,冷空氣南下逐漸頻繁,加上太陽直射地面的位置南移,北半球日照時間變短,日照強度減弱,夜間常晴朗少雲,地面輻射散熱快,故溫度下降速度也逐漸加快。

由此可見,“白露”是反映自然界氣溫變化的節令。

在嘉興、桐鄉一帶,流傳著這樣一句諺語:白露身不露,赤膊當豬玀。為什麼這麼說呢,這裡還有個傳說。

從前,有個姓張的孝子,以幫人殺豬為生。傢中隻有一個有病的老母親。因為傢境貧寒,張屠戶四十多歲瞭還娶不上妻子。他為瞭省下錢,給老母親抓藥,春秋穿得很單薄,一到夏天就索性打起瞭赤膊。

立秋後,天氣一天天涼起來,人們都已經穿上長袖襯衣,體弱怕冷的,甚至穿起瞭夾襖。白天有太陽時還暖熱些,但一到晚上,不穿衣服就感到扛不住瞭。張屠戶卻仍然光著上身。眼看白露到瞭,這天,他照例五更起床,打算幫客戶去殺豬。

張屠戶告別母親,拿著殺豬工具出瞭門。露寒夜冷,張屠戶忍著身上的寒冷,急急向雇主傢走去。這次的雇主是五裡外的李傢村。天上的月亮不知躲到哪兒去瞭,隻有幾顆星星在黑夜中閃著微弱的亮光。張屠戶匆匆忙忙走著,不久身上熱起來瞭,走瞭一會身上又冒出汗來。忽然,他似乎聽到一陣輕微的“沙沙”聲。盡管平日裡紅刀子進白刀子出,但在這靜寂的黑暗中,聽到這種聲音,他還是感到毛骨悚然。

張屠戶加快瞭腳步,耳邊隻聽得自己越來越粗重的喘氣聲。由於急於趕路,在走近一片桑地時,掉瞭一隻鞋子,他急忙彎下身子,睜大眼睛四處尋找起來。就在這時,突然從桑地中沖出兩個人,不由分說就把他捆綁起來。隻聽有一人喊道:“終於抓住你這畜生瞭!”張屠戶急瞭,連聲叫道:“你們是誰?想幹什麼!”那兩人聽瞭,連忙拿出火柴,劃亮瞭,照照被他們捆在地上的張屠戶,驚訝地叫道:“咦?怎麼是個人呢?”另一人說道:“天這麼冷瞭,你怎麼不穿衣服?”原來,他們跑瞭一隻大肥豬,出來尋找,找瞭好久也找不到,正在失望,在黑暗中看到一堆白肉在“呼哧呼哧”地晃動著,便以為就是那隻走丟的豬瞭。

張屠戶聽瞭,哭笑不得:想不到自己這個殺豬的,反讓人把自己當成豬玀瞭!

白露一過,天氣轉涼,人們不該再赤身露體。“赤膊當豬玀”雖然有點粗俗,有些謾罵的味道,其實是在告誡人們養生的道理。

嘉興地處杭嘉湖平原,屬亞熱帶海洋性季風氣候,四季分明。舊社會,有錢的人傢穿著講究,一年四季要逐漸換上好幾套衣服。如豐子愷先生在《辭緣緣堂》中所說:“中產以上的人,每人有六套衣服:夏衣、單衣、夾衣、絮襖(木棉的)、小棉襖(薄絲綿)、大棉襖(厚絲綿)。六套衣服逐漸遞換,不知不覺之間寒來暑往,循環成歲。”

窮人傢就沒有那麼講究,初夏季節,拆瞭棉衣,挖出棉心,就成瞭夾衣。男人們夏天幹活時,赤膊赤腳,隻穿一條短褲,肩膀、背脊被曬得烏黑發亮。豐子愷還有一幅《立等》的漫畫,畫的是一位老年婦女坐在街頭縫補衣服,衣服主人是立在旁邊赤著膊的勞苦人,他沒有衣服可以替換。嘉興有句老話說,“今年盼望明年好,明年還是兩件單衣抵件破夾襖。”這就是普通老百姓在舊社會的生活。那時窮人連肚皮也吃不飽,哪來閑錢置衣?不像富貴人傢,穿的是綾羅綢緞,柔軟舒適(那時還有一種叫做“靠皮衫”的衣服,爽快、透氣)。

莎士比亞有句名言:“衣裳常常顯示人品。”有產階層往往西裝革履,顯得儀表堂堂,其實多半是衣裳裝扮起來的。梁實秋也說,“中國舊式士子出而問世,必須具備四個條件:一團和氣,兩句歪詩,三斤黃酒,四季衣裳。”可見衣裳是要緊的,那些舊式士子,即使隻有一件破長衫,也決不願赤膊。否則就失瞭身份。隻有窮人傢的男子經常赤膊,過瞭白露,幹活累瞭、熱瞭,還是赤膊。“赤膊當豬玀”的話,也隻能當作自嘲罷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