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史 > 二十四節氣來歷及傳說故事

二十四節氣來歷及傳說故事

分類:作者:平哥日期:2021-11-12

二十四節氣的來歷

所謂節氣,就是把一年內太陽在黃道上的位置變化和引起的地球氣候的演變次序,分為二十四個時段,每段約半個月時間,分在12個月裡面。

在古時中國,原用太陰歷,它是以月球光面的圓缺晦明、形象變動為基礎確定日期的。但是地球上的氣候狀況,主要取決於地球和太陽間的相對位置,而與月亮無關。

據考證,早在2700多年前的周朝、春秋時代(公元前722一前481年),聰明的先人意識到人的影子長短可能與太陽的位置和氣候變化有某種關聯,久久思索後,形成的結果是用土圭來測量太陽對暑針所投影子的長短(即土圭測影),正確確定瞭春分、秋分、夏至、冬至的時期。

所謂土圭測影,就是“立竿見影”的方法,即利用直立的竿子,在正午時刻測其影子的長短,把一年中影子最短的一天定為“夏至”,最長的一天定為“冬至”;兩至中間(冬至到夏至、夏至到冬至)影子為長短之和一半的兩天,分別定為“春分”、“秋分”。

今日世界上最古老的“周公測景臺”還保留在河南省篙山腳下的告成鎮當是最好的佐證。

到瞭戰國末期,即公元前239年,又增加瞭“立春”、“立夏”、“立秋”、“立冬”四節(《呂氏春秋·十二紀》)。至漢時,已有瞭完整的二十四節氣的記載,其順序和現在完全一樣,並確定15日為一節,以北鬥星來定節氣。如《淮南子·天文訓》中記載:‘舊行一度,十五日為節,以生二十四時之變。”

古人是將二十四節氣分為十二節氣和十二中氣。

十二節氣:立春、驚蟄、清明、立夏、芒種、小暑、立秋、白露、寒露、立冬、大雪、小寒。

十二中氣:雨水‘春分、谷雨、小滿、夏至、大暑、處暑、秋分、霜降、小雪、冬至、大寒。

在古代,節氣是用“恒氣”來規定的。“恒氣”又稱作“平氣”,就是把一年平均分為二十四等份,每等份為15.2184日,即每兩個節氣之間平均相距15日多。

現代所用的節氣,則是以太陽所在的位置為標準的,又叫做“定氣”。但是,太陽在黃道上每天的移動快慢不均,兩個節氣相隔的日數也不一樣。“冬至”前後太陽移動快些,兩節氣相隔14日多;“夏至”前後太陽移動慢些,兩氣相隔要16日多。雖然用“定氣”來規定節氣的交接日期,日數相隔多寡不齊,但卻能表示太陽的真實位置,使“春分”、“秋分”一定在晝夜平分的那一天。

這裡要特別說說的是,在隋朝時,劉悼就早已指出用“恒氣”不合理,並提出用“定氣”法推算日月交食;但一直到瞭清代才完全改用“定氣”法。

用“定氣”法確定節氣,將節氣固定在太陽的一定日期上,不跟隨陰歷日期而變動,所以它屬於陽歷范疇。節氣日在陽歷上幾乎年年不變,最多相差一天。

一般來說,上半年的節氣在每月的6日和21日左右,下半年在每月的8日和23日前後。今日,我國民間還流行著一首可以幫助人們對二十四節氣記憶的歌訣呢。

春雨驚春清谷天,夏滿芒夏暑相連,秋處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上半年來六、廿一,下半年來八、廿三,每月兩節日期定,最多不差一兩天。

節氣,表示一年中太陽在天空的不同位置,因此也相應地指示瞭四季寒暑的變動。勤勞智慧的古人,在確定二十四節氣的名稱時,也考慮到瞭當時的氣候、物象及農事活動。如立春、立夏、立秋、立冬和春分、夏至、秋分、冬至八個節氣,是預示季節轉換的。

小暑、大暑、處暑、小寒、大寒、白露、寒露、霜降八個節氣,是反映氣溫變化的,前五個節氣表示天氣炎熱和寒冷的時間、過程;後三個節氣表示天氣轉涼、空氣中水汽的不同凝結狀況。而雨水、谷雨、小雪、大雪四個節氣,是預示降雨、降雪的時期和程度的。至於驚蟄、清明、小滿、芒種四個節氣,則反映瞭生物受氣候變化影響而出現的生長發育現象與農事活動情況。

千百年來,“民以食為天”(《漢書·酈食其傳》)。而食,隻能從農耕而來。然而農耕活動“在於趨時”(西漢《樞勝之書·耕作篇)))。可以說,幾乎我國所有的古代農書都講到農耕第一要務就是抓緊農時。農的繁體字為“晨97,其中“辰”就是“時”的意思(東漢許慎《說文解字》)。因此,各地種田人一直把節氣拿來指導農事,並以此總結出瞭數不勝數的節氣諺語。

如流行在安徽省江淮流域的諺語有:“一月有兩節,一節十五天。立春天氣暖,雨水糞送完。驚蟄快耙地,春分犁不閑。清明多栽樹,谷雨要種田,立夏點瓜豆,小滿不種棉。芒種收新麥,夏至快種田。小暑不算熱,大暑是伏天。立秋種白菜,處暑摘新棉。白露要打棗,秋分種麥田。寒露收割罷,霜降把地翻。立冬起菜完,小雪犁耙開。大雪天已冷,冬至換長天。小寒快積肥,大寒過新年”,“清明早、小滿遲,谷雨種棉正當時”,“秋分早、霜降遲,寒露種麥正當時”等,後兩條為流行於安徽北部的節氣諺語。

這些諺語,至今仍閃爍著科學的光芒。不過需要指出的是,二十四節氣自古代創立,至秦漢時代完備,這段時期我國經濟文化中心一直在黃河流域。所以,節氣所反映的是黃河中下遊一帶的氣候特點和農事活動,並不完全符合全國情況。各地總結出的節氣諺語,也是具有地方性的,不能不分地區地用於指導農業活動。這也是上述所舉諺語的例子中,特別指明其流行地區的原因所在。

如下面一首流傳在東北地區的農諺,所反映的節氣特點與農業的關系,就與上述地區有一定區別:“立春陽氣轉,雨水沿河邊。驚蟄烏鴉叫,春分滴水幹。清明忙種粟,谷雨種大田。立夏鵝毛住,小滿雀來全。芒種大傢樂,夏至不著棉。小暑不算熱,大暑在伏天。立秋忙打靛,處暑動刀鐮。白露忙割地,秋分無生田。寒露不算冷,霜降變瞭天。立冬先封天,小雪河封嚴。大雪交冬天,冬至數九天。小寒忙買辦,大寒要過年。”同樣,還有反映東北地區春耕播種的有:“清明忙種麥,谷雨種大田。清明麥子谷雨谷,立夏前後高粱豆。”反映夏鋤生產的有:“緊趕慢趕,芒種開鏟。夏至不間苗,到秋得不著。”反映秋收的有:“秋分無生田,準備動刀鐮。寒露不收煙,霜打別怨天。”反映氣候變化的有:“寒露不算冷,霜降變瞭天。立冬不封地,不出三五日。”等等,這些農諺都經過瞭生產實踐的檢驗,很貼近實際。

另外,農人們總是祈禱豐收,祈求消災,因此又形成瞭豐富多彩的節氣風俗,如“清明”節的踏青、掃墓習俗,至今仍很風行。有的節氣還成瞭重要的節日,如“立春”日是“春節”(指舊時)。它們共同組成的中華民族歲時節令文化,在幾千年的歷史長河中不斷得到豐富和發展,並且正在走向世界。

在漫長的歲月中,節氣民俗感染著詩人,孕育出數不清的詩詞歌賦,如唐人杜牧的《清明》:“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借問酒傢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同時,還催生出繪畫、舞蹈、音樂等項目來。

二十四節氣形成的基礎

節氣形成的基礎是文化歷史的積淀,是農耕社會的需要,是民俗風情的體現,是先民智慧的凝聚,還與宗教信仰有關。

傳統節氣的形成過程,是一個民族或國傢的歷史文化長期積淀凝聚的過程,從這些流傳至今的節氣風俗裡,還可以清晰地看到古代人民社會生活的精彩畫面,觸摸到古人生活的脈搏。

節氣的起源和發展是逐漸形成、潛移默化的,它慢慢滲入到社會生活。

這些節氣風俗和活動,從其起源說,大都跟原始宗教和法術有關,是人類智力還不發達時期,為滿足人類美好願望的行動。

所以,最早與節氣相關的風俗活動是和原始崇拜、迷信禁忌有關。神話傳奇故事為節日平添瞭幾分浪漫色彩,宗教也對節氣產生沖擊與影響,一些歷史人物被賦予永恒的紀念滲入節氣,使中國的節氣有瞭深沉的歷史感和豐厚的文化含量。

但在具體形成的過程中,節氣和農業社會的農事活動有密切關系。

節氣是根據春夏秋冬一歲四時制定的。春播,夏作,秋收,冬藏,季節時令決定著農事活動,聰明的古人在創造耕褥犁耙深耕細作的同時,還創造瞭有利於農事的精密的時序。

時序首先體現為節氣和節日。這從文獻上至少可以追溯到《夏小正》、《尚書》,到戰國時期,一年中劃分的二十四個節氣,已基本齊備。一年四個季節、十二個月,一年二十四節氣、七十二候。後來的傳統節日,全都和這些節氣密切相關。

這一套時序系統,並不單單是“不誤農時”的保障系統。農業的需要,使它逐漸完善,它不僅僅充當耕作時間表,為整個社會生活所遵循,與民眾的消禍祈福心理相結合,演變成節氣風俗。

節氣為節日的產生提供瞭前提條件,大部分節日在先秦時期,就已初露端倪,但是其中這些節日風俗內容的豐富與流行,經歷瞭一個漫長的發展過程。

現代農業氣象學興起以後,很多地區將二少十四節氣與農業氣象資料相結合,編制農業氣候歷、農事歷或農事活動表,使古代經驗與現代科學技術結合,相互參照、補充,在現代農業生產中繼續發揮作用。

二十四節氣傳說故事

從前,有一個浪子,傢中頗為富有。可這浪子不知時令節氣,不好好種田,成天隻知花天酒地,吃喝玩樂,坐吃山空,把父親留下來的一份祖業吃光瞭,後來隻好向親戚借貸。

時間長瞭,親戚都不理他瞭。他隻好向舅舅借衣服去當,把舅舅僅有的幾件衣服也當得差不多瞭,隻剩下一件稍值錢一點的棉襖瞭。

正月初一這一天,浪子名為上門給舅舅拜年,實際上就是為瞭借這件棉襖。一看舅舅把棉襖穿在身上,天氣又是那樣的冷,也沒好意思開口讓舅舅把這件棉襖脫下來。

好不容易等到到瞭二月份,浪子心想:舅舅這些時可能不會穿棉襖瞭,於是來到舅舅傢。舅舅一聽說他要借棉襖,就說:“二月二十八,凍死雞和鴨。”浪子一聽,沒門兒,隻得走瞭。

到瞭三月份,天氣逐漸轉暖。浪子心想:舅舅這些時可能不會穿棉襖瞭,於是來到舅舅傢。舅舅一聽說他要借棉襖,就說:“三月三,凍死單身漢。”

浪子知道舅舅是個單身漢,一聽這話又沒門兒,隻得走瞭。

到瞭四月份,天氣更暖和瞭。浪子心想:舅舅這些時可能不會穿棉襖瞭,於是又來到舅舅傢。舅舅一聽說他還是要借棉襖,就說:“四月二十,凍斷樹枝。”浪子一聽,知道借棉襖又沒門兒,隻得走瞭。

到瞭五月份,人們都穿單衣孔浪子心想:現在去借棉襖,舅舅還有什麼話說?誰知舅舅卻說瞭一句:“吃瞭五月粽,寒衣不可送。”

到瞭六月份,天氣熱得很,人們都打起赤膊來瞭。浪子心想:我六月三伏天去借棉襖,看你還有何話說!誰知舅舅卻說:“人是不毛蟲,單怕六月天的冷北風。”

到瞭七月份,天氣仍然很熱,浪子又找舅舅開口借棉襖。舅舅說:“吃瞭七月半的飯,放牛兒子堤坡站。”這意思很明白:

天氣冷起來瞭,棉襖借不成瞭。到瞭八月份,浪子不死心,又去找舅舅。舅舅說:“八月十五雁門開,雁兒頭上帶霜來。”開始下霜瞭,誰還願把棉襖借出去?

到瞭九月份,浪子還是不死心,又去瞭舅舅傢。還沒有開口,舅舅說:“起瞭重陽風,蟲子螞蟻都要準備過冬—你就不要再打我件棉襖的主意。我以前接濟你,實際上是害瞭你。你以後借東西典當是沒有門瞭,我有也不會借給你,你還是好好種田,自己養活自己吧!”

後來浪子回頭,勤扒苦做,終於積起瞭一份傢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