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 道醫與養生

道醫與養生

分類:作者:大平日期:2021-11-25

“易”有三義:簡易、變易、不易。《道德經》認識並尊重宇宙規律、道法自然 的思想承載瞭伏羲的易道文化之精髓,在中華五千年的政治、民俗、醫學、術數等方 面發揮著積極影響。

—、簡易之易:道法自然

老子是偉大的生態智慧者。老子偉大的、大易至簡的生態智慧,是《道德經》 在方術派方面最大的貢獻,對我國古老的食養、養生等道醫流派產生瞭巨大影響。

首先,在食養方面,《道德經》認為,道是“淡乎其無味”。道是平淡的,是樸 素的。“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大道甚夷”,是平坦的、公平的。道“不欲碌碌如 玉,落落如石”,是居中的,無過與不及。是包容的,“知常容,容乃公”。是易知易 行的,“吾道甚易知,甚易行”。人應當按照道的要求處理日常生活。“道法自然”, 道與自然是合二為一的。效法自然,知止自足,不以財力累心,不以聲色亂志,行所 當行,止所當止,就“可以長久”。

《道德經》提倡簡單,提倡節儉,反對奢侈和過分追求嗜欲。它指出:“五色令 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馳騁畋獵,令人心發狂,難得之貨,令人行 妨。”它要求“不貴難得之貨”,認為“服文采,帶利劍,厭飲食,財貨有餘,是謂 盜誇,非道也哉”。人應當知止知足,不要貪得無厭。“禍莫大於不知足,咎莫大於 欲得”。一味追求錦衣美食,企望過“盜誇”的生活,不能養生,適足以害生。

 二、不易之易:身國同治

古代的房屋或者宮殿,都是面南而建,君臣相見之時,君主南面而坐,臣子北面 而立,所以有“南面稱君,北面稱臣”之說。“君人南面之術”,也就是統治術或者 統治方法之義。班固在《漢書·藝文志》中說得好:“道傢者流,蓋出於史官。歷記 成敗存亡禍福古今之道,然後知秉要以知本,清虛以自守,卑弱以自持,此君人南面 之術也。”在這裡,雖說班固所謂的“君人南面之術”針對的是整個的道傢,但《道 德經》該是他作出如此概括的主要依據。

陳景元,北宋著名道教學者,著有《老子註》。在其《老子註開題》中,陳說: 此經以重淵(薛本作玄)為宗,自然為體,道德W用,其要在乎治身治國:治國則 ‘我無為而民自化,我無欲則民自樸’;治身則‘塞其兌,閉其門’,‘谷神不死’, ‘少私寡欲’,此其要旨可得而言也。”對陳景元來說,其註解《道德經》的要旨就在 於:治理身體與治理國傢的道理是同一的,也是萬古不易的真理。治身是治國的出發 點,身體治理好瞭,將治身的原則推而廣之於治國,國傢一定治理的井井有條,天下 太平。這一套理論,是典型的易學,是將生命原理應用於政治管理的身國同治學。

《老子註》還說:“聖人之治,先治其身,然後及於傢國也。” “夫聖賢之為治, 必先身心而度之,自近而及遠也,不下廟堂而知四海之外者,因物以識物,因人以知 人,當食而思天下之饑,當衣而思天下之寒,愛其親知天下之有耆老,憐其子知天下 之有稚幼也。”人君要牢記,得道則存,失道則亡:“水離土則散,影離人則滅,物 去物則空,人失道則亡,唯善審者幾乎全。”正因為如此,人君不能不實行“道治”。 陳景元的“身國同治”學說是黃老道的核心精神,由它而產生的“大醫醫國”思想, 在中華幾千年文明史中,無論在統治者方面,還是在民俗文化中,都始終作為不朽的 民族精神而光彩四射。

三、變易之易:樂天知命

《道德經》第四十二章說:“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道產生最原 始的統一體,統一體分裂而產生陰陽二氣,陰陽二氣相互交合,進而發生更大的變化 而產生萬物。《道德經》第三十八章又說:“故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 義,失義而後禮。夫禮者,忠信之簿,而亂之首。前識者,道之華,而愚之始。”道 向前發展,產生萬物。萬物在發展過程中,逐漸遠離於道。“禮”制教化下的社會, 是儒傢人為制造的社會,這種社會,是“後天之偽”,並非真實的、科學的社會。隻 有自然而然、遵道而行的人生,才是樂天知命的人生,也才是真實的人生,沒有那麼 多的雕飾和矯情。在這方面表現最鮮明的就是命理、占卜和風水等術數系統於民俗中 的應用。

首先,在命理方面,人在生活之中,總會遇到意外事件,如災害、人禍、疾病 等。對此,一是要有正確的宇宙觀,正確看待生命原理,“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 所伏”。順利時要有憂患意識,困難時要能抓住時機。二是以平常心對待,既不被困 難壓垮,也不為機遇狂喜,保持鎮定態度,“其安易持”。盡早發現意外事件的苗頭, “為之於未有,治之於未亂”,於幾微之時做好預防,“圖難於其易,為大於其細”。 及時破解,避免造成大的傷害。

其次,在風水方面,生活起居效法自然就是效法陰陽四時之運行,“春夏養陽, 秋冬養陰”。《素問》雲:“法則陰陽,和於術數,飲食有節,起居有度”。《遵生八 箋》說:夏季攝生,“惟宜虛堂靜室,水亭木陰,潔凈空敞之處,自然清涼。更宜調息凈心,常如冰雪在心,炎熱亦於吾心少減。不可以熱為熱,更熱矣”。其他季節亦 應順應其特點,自我調息。《抱樸子.極言》說:“是以善攝生者,臥起有四時之早晚,興居有至和之常制。”高濂引用蔡季通《睡訣》說:“睡側而屈,睡覺而伸,早晚以時,先睡心,後睡眼。“生動地體現瞭時間的奧秘。

标签: